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神醫棄女 > 章節目錄 第6031章 爆發的紅月詛咒
    沒找到柳七變之前,誰都不允許離開。

    可即便如此,柳七變到底在何處?

    怨氣的籠罩下,耳邊是不絕于耳的怨靈的怒吼聲,就如深山老林的野獸怒吼,讓人聽得不寒而栗。

    “那紅月邪靈會附體,會不會,他躲在了我們之中?”

    忽的,一名守墓人說道。

    其他人一聽,都不由警惕了起來,與本次保持著一定距離,氣氛變得有些微妙。

    “有這個可能!

    葉凌月也微微頷首。

    迄今為止,柳七變已經附身在好幾個人身上。

    他的附身非常的特別,只要他愿意,他甚至不會讓宿主發現。

    眼前,除了葉凌月之外,幾乎每個人都有可能。

    “不過我有個法子,可以確定,有沒有被柳七變附體!

    葉凌月說著,從懷里取出了一尊佛像。

    “這佛像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可以驅散怨靈,柳七變沒有肉身,嚴格上說,也是怨靈。他看到佛像,應該會感到不適,暴露身形!

    葉凌月說著,將佛像遞給了九命佛。

    九命佛接過,沒有任何反應,再遞給了紫堂。

    紫堂隨手接過,再遞給了藏山君。

    藏山君遲疑了下,還是接過了佛像。

    他半信半疑,看了幾眼佛像,再將它給了下一個守墓人。

    一個個守墓人都狐疑著,接過了佛像,可他們都沒有任何異常。

    一輪接力下來,守墓人們都松了口氣。

    “看樣子,大伙都沒有被附體!

    葉凌月沉吟一聲。

    這么一來,想要找到柳七變就更難了。

    時間分分秒秒過去了。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著。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時。

    葉凌月看到了自己腳下的影子。

    她再一看眾人的影子,忽的,葉凌月眼眸一深。

    “找到了!”

    她眼眸一深,忽的,眉心一道殷紅出現。

    血光卻是迅速凝聚成一枚太陰神印,朝著其中一個影子襲去。

    在場不過十六人,除去云靈,卻有十七個人的影子。

    第十七個影子,就躲在藏山君身旁。

    若是不細看,根本不會有人發現。

    葉凌月之所以想到了影子,還是因為她想到當年帝莘曾經有一門功法名為影縫術,就是利用影子攻擊人。

    柳七變沒有了仇雨的肉身,只能化為了影子。

    他本打算眾人疏忽時,偷偷溜走。

    哪知道,葉凌月居然如此眼尖,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發現自己。

    葉凌月的血化成的太陰神印,有驅魔辟邪之用,正是對付柳七變這樣的邪靈的最大利器。

    柳七變一聲慘叫,那影子跌跌撞撞,滾落一旁。

    太陰神印眼看就要將其鎮壓住。

    “葉凌月,你這賤人,你別得意。你讓老子損失慘重,老子也要讓你們生不如死!

    柳七變被逼得急了,厲聲道。

    地上的那個影子摸爬滾打著,滾到了一旁。

    周遭,怨氣就如風卷殘云般,飛快的向著那一團影子涌去。

    影子迅速膨脹開,就如一團澆了油的烈火。

    “紅月女皇,請賜予你忠誠的屬下,無邊的暗黑之力,讓這些昆侖的螻蟻們付出比死亡更慘痛的代價!

    那影子跪倒在地,雙手抬起,匍匐跪拜,拜了三拜。

    伴隨著一陣古怪的沉吟聲。

    胖貓云靈渾身的毛發炸開了。

    “快逃!居然是紅月詛咒!

    紅月詛咒。

    葉凌月聽得一陣心驚。

    紅月詛咒,海底神殿里的那些石像都是因為紅月詛咒石化了的。

    也就是說……

    “快離開,那家伙在用紅月詛咒!

    葉凌月還未說完,距離柳七變最近的一名守墓人已經發生了變化。

    他的四肢迅速變成了石青色,不過是兩三個呼吸的時間里,就已經成了一座石雕。

    在場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紅月詛咒,可看到這一幕,眾人立刻明白了過來。

    藏山君臉色大變,他儼然忘記了這是地裂之中,第一時間,就想使用飛行符骨。

    可他剛一展開飛翅,翅膀就化為了石頭。

    撲通一聲,藏山君跌落在地,身體化成了數段。

    “這到底是什么鬼詛咒!

    九命佛嘀咕了一聲。

    “一言難盡,我們快些離開!

    葉凌月苦笑。

    此時,她也顧不得去找什么女皇宮的密道了。

    紅月詛咒的威力還在蔓延,柳七變不斷膨脹的黑影伴隨著紅月詛咒的威力,所到之處,那些守墓人們就會被石化。

    好在葉凌月等人離柳七變還有些距離,抓緊一些,還有離開的機會。

    紅月詛咒的破解之法,只有九當凌絕崖才有。

    不過柳七變的詛咒之力,顯然沒有紅月女皇那么強,應該不可能無限的擴散。

    若是真的中招,就只能被石化了。

    “無路可退!

    紫堂薄唇動了動。

    葉凌月再一看四周,發現周圍怨氣凝聚,怨氣還在不斷逼近,在四面八方甚至是地裂的上空都形成了黑壓壓的煞氣墻。

    “說好的女皇宮的密道呢?”

    九命佛暗罵了一聲。

    這可真是進退兩難。

    他們身上雖有佛像庇護,可想要穿透這么厚的煞氣,顯然是不可能了。

    眼下,唯一的活路就只剩那一條通往女皇宮的密道了。

    “云靈?”

    葉凌月求助式,看著云靈。

    “就在附近,可是入口被封閉了,本尊也沒法子打開!

    云靈一臉的郁悶。

    它能感覺到那條通道,可它沒法子打開。

    “你再找找,如果再找不到,我們就麻煩了!

    葉凌月也四下找尋著。

    目光所及之處,除了太陰神印和不斷逼近的詛咒以及一個個石雕之外,就再無其他了。

    “葉凌月,看你這一次還往哪里逃!”

    那一邊,守墓人們已經齊刷刷一排都被石化了。

    柳七變見葉凌月三人無路可退,很是得意。

    這該死的葉凌月,一次次的給他惹麻煩。

    今日,他就要讓她永遠留在這里。

    黑影如漫山遍野的野火,撲面而來。

    而此時,葉凌月身旁的紫堂的黑眸卻是微微瞇了起來。

    也不知是因為緊張,亦或者是其他,黑眸中幽幽閃著紫色的光。

    他的手緊了緊。

    紫堂的手中,還握著一物,也是這東西,早前激怒了云靈。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