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神級插班生 > 章節目錄 第四千零四十七章 又出一計!
    “見過焦堂主!”薛云對著白蕭等人使了一個眼色趕緊上前,躬身行禮道。

    “見過焦堂主!”白蕭他們也趕緊上前行禮道。

    相比于白蕭,其他人低著頭的時候心里明顯有些緊張。

    之前薛云就說過,一般情況下,這里只有三十個守衛,其中一個執事級別的守將。

    可是現在卻突然冒出一個焦堂主來,而且,這里看起來似乎也不止三十個人啊,起碼也有六七十個人。

    這一下子就完全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了。

    “哼!你們回來的路上可有看到杜穆他們?”焦堂主隨意的打量了眾人一眼,看著薛云問道。

    “杜執事?沒有!他們也出去執行任務了嗎?”薛云一臉疑惑道。

    “不應該!他們早上才離開的,按道理來說,現在差不多應該剛出昌丘城才是!”焦堂主此時也是一臉的疑惑。

    “這也很正常,或許我們在剛剛進城的時候,他就從其他城門出去了!毖υ普f道。

    “不可能!你可知道他接的什么任務?”焦堂主否定道。

    “什么任務?”

    “跟你一樣,抓捕程宇,他怎么可能從別的城門出去?”焦堂主說道。

    “與我們一樣的任務?我們不是已經接了任務了嗎?”薛云說道。

    “你們?你們可知道現在已經過去多久了?那你們現在完成任務了嗎?是殺掉了程宇還是活抓了程宇?”焦堂主不屑地問道。

    顯然,他根本就不相信薛云能夠完成任務。

    “我......”薛云無言,這話他確實沒法回答。

    不過,要是讓他知道,程宇就在他身邊,不知道他會是個什么表情呢?

    當然,現在有一個更大的麻煩出現了。

    焦堂主的出現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他不知道現在程宇打算怎么辦,所以他心里急啊。

    “哼!外王早就知道你們抓不住程宇,所以才會派杜穆他們去支援你們,結果你們卻先跑回來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焦堂主繼續說道。

    “焦堂主,這也不能怪我們,實在是這個程宇太厲害了,為此就連宋大執事都已經斷送了性命,我們只能回來求援!”這個時候,白蕭站出來回道。

    “哼!一群廢物,那程宇還有三頭六臂不成?既然回來了,那就跟我去見冷長老吧!”焦堂主說道。

    “這......”薛云一驚,現在去見冷長老,那豈不是更亂了嗎?

    “有什么問題嗎?”焦堂主冷著臉說道。

    “我們一路趕來,風塵仆仆,就這樣去見冷長老,似乎不太合適,我想先回去洗漱一番,換身衣裳再見冷長老比較合適!”薛云腦子一轉,開口說道。

    “冷長老對程宇這件事很上心,既然回來了就早點去見他把情況說清楚,何來那么多虛禮!”焦堂主說道。

    “焦堂主,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就在薛云為難該怎么推辭的時候,白蕭再次開口了。

    “何事?”焦堂主看了看白蕭,不由皺起了眉頭。

    他特別不喜歡不懂尊卑之人,在他與執事談話的時候,哪里輪到一個小小的弟子說話。

    不過,他也想先聽聽對方說什么,如果不是什么要事,再發怒也不遲!

    “之前我沒有想到,可是聽到焦堂主剛才說起杜大執事也領著任務出去了,這倒是讓我想起之前我們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遇到的一件怪事!卑资捳f道。

    “什么怪事?快點說!”焦堂主顯然不喜歡見這弟子故弄玄虛。

    “是這樣的,在離昌丘城東外并不多幾百里的地方,我們見到了幾具尸體!如果只是普通尸體倒也罷了,可問題是,這些尸體正是我們外朝的人,而且我們在他們身上找到了這些身份令牌!卑资捳f著便拿出幾塊令牌來了。

    “這......這是我們的鷹牌?”看到這令牌上正是一個鷹的圖案,焦堂主頓時大驚。

    鷹的圖案代表著這人的身份屬于外王一系的勢力。

    薛云雖然不是他的人,屬于另外一個堂主馮林的人,可是他們卻都是直屬于外王這一系,所以他們的身份令牌都是鷹牌。

    現在白蕭拿出來的令牌正是鷹牌,說明他們所遇到的那幾個尸體正是他們這一系的人。

    “正是,之前我們還很奇怪,不知道他們為什么會死在那里?墒乾F在聽到焦堂主說杜大執事帶著人出去了,我想這些尸體會不會是他們的人呢?”白蕭說道。

    “這......應該不可能,如果真是他們出事了,那他們應該早就回來了?墒乾F在你們都已經回來了,也沒有看到他們,應該不是他們!”焦堂主想了想說道。

    “但是他們都拿著鷹牌,只是不知道這段時間咱們是不是還有其他人離開了外朝?”白蕭說道。

    “沒有,除了你們兩批人之外,這幾個月里都沒有鷹派的人離開過。當然,我們這邊確實沒有,但是另外一邊就不知道了!”此時,守將執事高風站出來說道。

    “應該是沒有的,我們這段時間確實沒有派出過其他人!”一想到這里,焦堂主也越來越相信這些尸體可能跟杜穆他們有關了。

    “哦!對了,現在聽大家這么一說,我想起來了,這個東西好像確實是杜大執事的!”就在焦堂主猶豫不訣的時候,薛云看了看白蕭,突然醒悟過來,趕緊拿出一串流蘇來。

    “這是......”看到這個東西,焦堂主更是雙眼一緊。

    這串流蘇不是一串普通的流蘇,這上面有一顆土黃色的晶石,明顯是用來給法寶提升力量的。

    “焦堂主,這像不像是杜大執事那雙大錘子上的東西?”薛云問道。

    “沒錯,這正是月牙錘上的流蘇,可以提升法寶一成的力量,沒想到這東西會被你們撿到,難道他真的出事了?”焦堂主臉色陰晴變幻。

    “焦堂主,我覺得這東西如果真的是杜大執事的,那他們很有可能真的遭到了襲擊。

    但是我們找過了,雖然發現了不少尸體,但是并沒有發現杜大執事他們,只撿到這么一串流蘇,可見他們或許并沒有性命之憂。

    只是他們遇襲了卻沒有回來,這也說明他們或許是遇到麻煩了。所以這個時候我們趕過去的話,或許還能找到他們,或者救下他們!”白蕭說道。

    “嗯,有理!那我現在就去稟報冷長老,我帶些人去看看情況!”焦堂主點點頭,覺得白蕭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

    “焦堂主,我們現在只是去查看情況,不宜帶太多的人。更何況,杜大執事他們現在有可能情況危急,每一刻對他們都很重要。若是等到把人召集起來,怕是杜大執事他們就錯過最好的援救機會了!”白蕭趕緊開口解釋道。

    “這也是,只是我現在就帶了三十個人,這是不是人太少了點?他們一千多人都遭襲了,可見他們的人也不少!苯固弥靼櫭嫉。

    “這有什么關系?我們這里還有一百多人呢!”白蕭說道。

    “你們?你們不去見冷長老?”焦堂主說道。

    “見冷長老什么都可以,可是杜大執事他們卻不未必能夠堅持多久。再說了,如果我們不去,焦堂主又怎么找的到地方呢?”白蕭說道。

    “那也好!有你們一百多人,應該是夠了。薛云,你沒有意見吧?”焦堂主看著薛云說道。

    現在他對這個白蕭這個人有了幾分好感,甚至有幾分欣賞。

    至少比這個薛云強多了,以后得好好注意注意,說不定以后還可以把此人安排到自己手下。

    “焦堂主開口,我哪里有什么意見,我現在就帶著人跟著焦堂主一同前往!毖υ朴行┎碌匠逃钕胱鍪裁戳。

    既然他開了口,那他肯定是要順著程宇的,只要一切按他說的去做,那肯定就是程宇想要的。

    “很好!若是這一次真的把杜穆他們救回來了,那我便向你們馮堂主為你們請功。即便你們沒有抓到程宇,我也可以替你們向冷長老求求情!苯固弥骺吹窖υ七@一次也這么上道,心里舒服了許多。

    說實在的,薛云他們愿意前往,確實是最好的。

    不僅為他節省了時間,而且,一旦出現了意外,他們死了,那也不是他的人,而是馮林的人,簡直就是一舉多得。

    “多謝焦堂主!”薛云頓時臉上露出大喜!

    “焦堂主,那我需要將這件事向上面匯報嗎?”見他們要走,高風趕緊跟上,問道。

    “暫時不用,如果我們三天之后還沒有回來,那你再向上匯報,帶人前來支援!”焦堂主想了想說道。

    這可是一個立功的好機會,不僅僅是薛云他們。

    若是杜穆他們真的出事了,到時候他把人救回來,冷長老那里肯定會為他記上一功,即便是成為正堂主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這樣的好事,他又怎么可能讓給別人呢!

    自己先去看看情況再說,除非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

    但是,他并不覺得他真的沒有辦法。他可是白陽外朝的副堂主,實力深厚,豈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

    像杜穆那樣的大執事,即便是十個都沒有問題。敵人能夠傷到杜穆,并不代表能與他相提并論!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