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真武狂龍 > 章節目錄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請眾圣歸天
    轟!

    滾滾驚雷自虛無中而來,好似無邊無際,毀天滅地,充斥于天地間,卻于這殿宇之中,流轉不休,肆意翻涌。

    蹬蹬!

    玄圣老祖面色狂變,佝僂身軀不由自主倒退,好似不這么做,就會被感知中的滾滾驚雷覆滅。

    明明眼前什么都沒有,可在其感知中,那彷如銀河般傾瀉而下的教化之光,卻蘊藏著毀天滅地般的偉力。

    強如玄圣老祖,都不由自主的為之臣服,心悅誠服垂下頭顱,靜靜侍立一旁。

    哪怕沒有用眼睛去看,卻依舊能清晰知曉,那出現的七十二道圣賢虛影,分立兩側,無人完全受下吳明這三拜。

    玄圣老祖感覺自己無數年白活了,絞盡腦汁也想不通,吳明何來如此大功績,令自遠古以來,開創了人族盛世的七十二圣賢,會有如此表現。

    作為老怪物中的老怪物,玄圣老祖知曉無數隱秘,甚至就連人族高層都未必知道的秘密,他都知曉一二。

    七十二位圣賢,雖然早已隕落于歷史長河之中,可自身意志,卻是歷經萬古不滅,與人族氣運同修,堪稱不朽不滅。

    除非,神州陸沉,人族斷絕!

    并非說,七十二圣賢達到了這等境界,而是因為,這里供奉的并非僅僅是這七十二位圣賢,而是無數為人族延續,前仆后繼,不畏艱辛,拋頭顱灑熱血的英烈。

    某種層面上來講,七十二圣賢可以看做是無數人族英烈的意志集合體,乃是人族最純粹,也是最強大的底蘊,與三祖都可以等同的中流砥柱。

    也正是因此,人族才能成為神州之主,哪怕七十二圣賢意志,只能存于此間,除非人族遭受滅頂之災,有傾覆之禍,將永世不出。

    但即便如此,也無人敢輕攖其鋒,只能在邊緣試探。

    而這,也是玄圣老祖,乃至知曉此等隱秘的各族強者,最為忌憚,甚至羨慕嫉妒的地方。

    放眼神州,乃至諸天萬界,又有哪一族強者,愿意犧牲自身,成全他人呢?

    就玄圣老祖所知,唯有人族,哪怕如此的希望很小,卻也是只有人族。

    確切的說,唯有人族先賢英烈,做到了真正的無私奉獻!

    以頑強放棄一切,乃至輪回的機會,只為了能夠為族人撐起一片天,爭取在這諸天萬界中,一片能夠供族人繁衍生息的所在。

    “后學末進,吳家子明,叩祭先賢!”

    吳明三拜,手捧線香,弓著身上前,放向香爐。

    嗡!

    當線香末梢,還未觸及香爐時,內里驀然無端涌起一抹耀目光華,將其雙手托住,卻并未將之排開,僅僅是讓線香不入香爐之中。

    “不受香火?”

    玄圣老祖瞳孔一縮,小心翼翼的抬頭,用眼角余光看了眼虛無中矗立的七十二道虛影,看似平靜的面容下,卻是起了驚濤駭浪。

    不受吳明祭拜也就罷了,但終究是現身了,而且看這情形,多半都受了吳明一拜之禮。

    表面上看,吳明貌似身有大功績,已是讓七十二圣賢認可為至少平起平坐的同道,應執同輩之禮。

    之所以受吳明一拜,也是因為其確實是末學后進,先賢受禮,理所應當。

    但現在,不受香火是為何故?

    以玄圣老祖的閱歷,自然清楚,以吳明如今的修為境界,再加上先賢英烈認可的功績,若受了其香火,不啻于注入了一股新生偉力。

    于七十二圣賢英烈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力量,甚至可能達到反哺人族氣運的程度。

    這絕非夸大其詞,更非言過其實。

    只是,玄圣老祖不清楚,吳明到底做了什么,有功于人族,得到了圣賢英烈認可,以至于難以推演出其中關鍵,只能依稀感知到模糊的一點東西。

    但也僅止于此,再深入的東西,就不是他所能揣測的了!

    因為,七十二圣賢英烈此時的狀態,乃是超脫于執念,近乎于規則,卻介于靈體之間,一種純粹的意念。

    即便吳明再強,所學再是玄妙精深,也無法瞞過圣賢英烈的感知。

    甚至于,就算是三祖也做不到,這點毋庸置疑。

    所以,外面的四尊圣境大能,才如此失態,乃至難以置信。

    在他們眼中,無法無天,不尊教化,兇頑嗜殺,目無尊上,數典忘祖的吳明,何以就能得到圣賢英烈的認可?

    要知道,即便是他們,也做不到這一點,這如何不讓人震撼,乃至嫉妒?

    于人族而言,這是無上榮耀!

    可惜,無論是玄圣老祖,還是四位圣境大能,也無法理解。

    更讓看到這一幕的幾位大能無語的是,吳明竟然并未堅持,就這般順勢緩緩直起身,微微仰首,似乎在平視眾圣賢英烈。

    “何以為人?”

    就在此時,眾圣賢所在的虛無中,傳來一道縹緲若大音希聲般的問話,好似一人開口,卻又似七十二圣賢同時開口,仔細辨別時,卻發現,好似有億萬人異口同聲。

    “噗……”

    玄圣老祖面色陡然一白,竟是踉蹌倒退一步,險些跌坐在地,猛的口吐鮮血,面露駭然的深深垂下頭。

    “啊……”

    大殿外傳來一聲慘叫,卻見一尊剛剛還氣勢洶洶,雖然被堵在門外,卻依舊不落下風的圣境大能,竟是捂著腦門慘叫一聲委頓在地。

    令人驚怖,乃至毛骨悚然的是,這一聲喝問之下,竟使得其周身歷經千錘百煉,修成無數年的圣道偉力,有了崩潰的跡象。

    “請先賢暫息雷霆之怒!”

    另外三尊圣境大能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兒去,幾乎個個面色慘白,雖然不至于如前者一樣,卻也是個個氣息不穩。

    出奇的是,當三尊圣境大能束手而立,誠惶誠恐之際,那三道虛影竟是無聲無息消散,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吭!”

    與此同時,吳明亦是隱約悶哼一聲,肩頭微不可查的虛晃了下,便既站定。

    任誰都看的出來,雖然他受了不小的影響,卻幾乎沒有任何損失,反倒是一身氣息,越發凝實昂然,隱有沖霄而起,與那自九天而來的教化之光相融的趨勢。

    “人定勝天!”

    吳明不卑不亢,手持線香,語氣清淡,卻透著鏗鏘之意。

    玄圣老祖有些茫然,卻是再也不敢去聽,趕忙屏蔽了自身感識,生怕再來一出。

    雖然知道七十二圣賢的不滅意志之強,堪比圣祖,卻從未想過,僅僅是一聲喝問,便能讓他這等強者,圣念崩潰的地步。

    這就是人族底蘊!

    但玄圣老祖到底是妖族,除了無法抵擋之外,更多的是難以理解,何以為人四字的意義!

    這也是為何,明明他比四尊圣境大能強出很多,表現卻遠不如四人。

    可四尊圣境大能的表現,同樣差強人意,甚至于,還不如他,因為堂堂人族圣境大能,竟然無法理解先賢英烈所問——何以為人!

    若是傳出去,決然是貽笑大方的天大笑話!

    唯有吳明,不僅未受多少影響,反而給出了答案。

    看似答非所問,可無論從哪方面看,吳明的表現,都遠在四尊圣境大能之上!

    想通這一點,四人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想他們身為人族圣者,最少的也是修持萬載,不說于人族有天大功績,至少苦功也該有吧?

    但現在,竟是比不得一個從未被他們看在眼中的小輩,乃至數典忘祖,無法無天之輩,這如何受得了?

    可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們反駁,除非他們自認為勝過先賢英烈,乃至完全背棄人族。

    否則,對于先賢英烈的決定,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甚至于,以后再故意針對的話,指不定哪天就得倒大霉,甚至被先賢英烈所唾棄,根本進不了圣賢冢。

    但連他們自己都有些不明所以,隱有期待的是,對于吳明的答案,圣賢英烈是否認可?

    “何以為人?”

    未等他們想通,虛無中再次傳來一聲喝問,一如之前,仿佛一人,又似億萬人異口同聲。

    這一次,在場之人都學了個乖,再也不敢去聆聽,卻是各個都盯著吳明,想要看看這位,會如何作答。

    在他們想來,這是眾圣賢英烈,不滿意吳明的答案。

    玄圣老祖面上,甚至浮現一抹憂色,顯然也是如此想的。

    “人定勝天!”

    可出乎意料的是,吳明依舊是那鏗鏘有力的四個字。

    “技窮?”

    沒來由的,四人如此想到,可轉念便否定了這一想法。

    身為人族圣境大能,雖然對吳明感官不佳,甚至是厭惡,卻也沒有膚淺到,憑一己喜好,全盤否定一個人的地步。

    “人定勝天!”

    再次出乎意料的是,吳明依舊是那四個字,甚至連語氣都沒有絲毫變化。

    這一刻,四人一妖,終于有所明悟,卻又覺眼前蒙了一層紗,抓不到重點,以至于難受到了極點。

    仿佛,圣賢英烈問的不是什么是人,而吳明回答的,也并非什么是人!

    尤其玄圣老祖,他可是看著吳明一步步崛起于微末,絕非那種高喊著逆天而行的不知所謂之人!

    “善!”

    眾圣賢沉默少頃,轟然應諾。

    可聽在四人和玄圣老祖耳中,卻有一種欣喜之意——吾道不孤!

    “晚輩斗膽,請眾圣歸天!”

    就在此時,吳明上前,將線香毫無阻礙的放于香爐之中,推山倒玉柱般,跪伏余地,恭聲叩首。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