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一章 生活處處有醫理
    “方醫生!”

    隨著高素云的好轉,這幾天陳遠的狀態也好了不少,晚上也能爬在病床邊上睡一會兒了。

    “這幾天高素云那個丈夫再沒來?”方寒笑著問。

    “沒有!

    陳遠苦笑著搖頭:“他估么著是不敢來了,一般人其實并不是很了解咱們中醫院的收費標準,重癥急性胰腺炎要是在其他醫院治療,花費可不小!

    “在咱們醫院,花費也不少,人家不來,醫藥費你出?”李小飛笑呵呵的走了過來插嘴道。

    這一次高素云的治療除了中醫的湯劑治療,同時還配合西醫的抗生素治療,算下來其實花費不小,別的不說,單說高素云在icu那么幾天,就不少錢,icu可是按照天收費的。

    icu的收費標注不定,主要看使用了什么藥劑,什么治療儀器,可即便是狀態好,一般icu的收費也要超過1000塊的。

    再加上高素云屬于外地患者,已經跨省了,合療醫;旧系扔谟貌簧,這個費用比起西醫醫院少一些,可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估么著陳遠來江中院這么就攢的錢也不夠。

    “我樂意,你管得著嗎?”陳遠沒好氣的白了李小飛一眼,看上去心情相當不錯。

    看來這一段時間陳遠照顧高素云兩個人著實也發生了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或許陳遠這是真的打算復婚了。

    其實急診科不少人都看得出來,經歷了這一次事,高素云康復之后是極有可能和現在的丈夫離婚的,離婚之后陳遠就是最佳人選了。

    而且陳遠好像也很樂意。

    “管不著,管不著!崩钚★w笑著擺手。

    “對了,這幾天科室的患者不算太多,方主任說組織一次團建,如果不出意外,就定在禮拜六,把值班表排出來!狈胶畬﹃愡h道。

    “我留下值班吧,我就不去了!标愡h道。

    “這是舍不得離開某人吧?”李小飛笑著取笑。

    ......

    禮拜六,天氣晴朗,風和日麗,著實也是郊游的好日子。

    這一次團建,江中院定的地方是青陽山,也就是方寒和江晨、薛子悅等人釣魚的地方,地方依舊是林欣彤安排的。

    醫院的科室團建,除了科室會出一部分資金之外,多少都會找一些外援,這已經是不少醫院的傳統了,哪怕是醫院不找,醫藥代表們得知消息,聞著味的也就來了。

    清水莊園附近環境不錯,又有著不少百家樂,可以爬山,可以釣魚,可以劃船,又可以吃野味,地方也不算太遠,也算是郊游的好去處。

    早上一大早,兩輛大巴就在江中院的停車場停穩,拉著急診科的醫生和護士們直奔清水莊園,兩輛大巴車坐的滿滿的。

    大巴車一邊開著,葉開和李小飛分別在兩輛車上講著話。

    “這次團建,所有人到了地方可以自由活動,但是必須保證電話暢通,團建結束,每個人交一篇不下于三千字的感言!

    “什么,感言?”

    車上的醫生們瞬間就炸了,怎么團建結束還要交感言,這不是為難人嗎?

    醫生們平常寫病歷寫病案就已經夠頭疼的了,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怎么還要些感言?

    “方主任說了,中醫來源于生活,這次團建可不僅僅是游玩,同時也要讓大家在游玩中去感悟,去思考......”

    “方主任倒是挺有想法!笨锩髯孔诜奖氵吷闲χ。

    “方主任說的沒錯,中醫確實來源于生活,我國古代是一個農耕社會,中醫就是在這片土壤里面孕育出來的,所以在生活中處處都有著醫理!

    在這一點上,方寒是很有感悟和發言權的,小時候方老爺子就經常帶著方寒十里八鄉的轉悠,時不時的給方寒說一些道理。

    方寒小的時候,江中市區還沒有現在這么大,三環以外基本上都是比較偏僻的,也有不少莊稼之類的。

    方遠晨就經常告訴方寒,學醫其實和種莊稼是一樣的,什么作物需要多翻土,什么作物需要多澆水,什么作物喜陰,什么作物喜陽,各種草木都有他們的省長習性。

    有句農諺說的就很實在:“稻田水多是糖漿,麥田水多是砒1霜!

    人其實和作物一樣,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飲食習慣,都有每個人不同的體質,有的人體質偏寒,有的人體質偏陰,有的人氣血旺,有的人體質虛。

    體質偏寒的人就不能多吃冷飲,就不能常喝冰水,氣血旺的人就不能經常大魚大肉,要少吃大補之物。

    這些醫理其實都是在生活中總結出來的。

    中醫是土生土長的醫學,因而在很多時候是符合傳統文化觀的,套用西方的學說思想來解釋中醫,本就是不科學的。

    中醫的理論符合道家思想,天地之間,以人為貴,以人居中,所以人體之中肝木、脾土為貴,以肝木、脾土居中,治病的時候就要順肝木之性,養脾土之真......從而生生不息。

    方寒記得自己看過一篇戲說歪果仁為什么不能成仙的文章。

    雖然只是調侃,卻也有著幾分道理,在中國道家來說,人要成仙,要三魂七魄健全,而歪果仁之所以不能成仙,是因為他們少了一魂。

    中國道家文化一直都講究的是以人為本,以人為貴,人是可以修成仙的,也就是說炎黃子孫是有著自我的,我自己的命運我掌握,可在西方的大多數傳說中,人都是神創造的,因而從誕生他們就把命魂交給了所謂的神,三魂不全,自然難以成神成仙,只能成為神的奴仆。

    縱觀佛教,西方的各種教派,要么講究來世,要么講究進天堂,很少有說當世的,可道家思想卻是勸說世人,珍惜當世。

    道家提倡道法自然,無為而治,與自然和諧相處;道家思想是無所不能、永恒不滅,有辯證法因素和無神論傾向的。

    很多人都對“無為而治”這四個字有誤解。

    事實上“無為而治”并非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操心,而是遵循自然規律,加以引導,不逆天而行。

    那么什么是自然規律,太陽東升西落,大海潮起潮漲,黑夜輪轉,黑白交替,四季輪轉,這就是自然規律。

    道家有著不少傳說神通,事實上很多神通,你去詳細了解,都是建立在對自然的領悟的基礎上的。

    中醫治病其實也是一樣,遵循自然,遵循規律,遵循人體系統的運轉,加以引導,疏通。

    “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么方主任那么喜歡你了!

    匡明卓呵呵笑道,方寒在很多認知上確實和方浩洋很像,方浩洋所做的一些事情,方寒往往都能明白,都能理解。

    有著這么一個下屬,匡明卓也會喜歡。

    瞌睡了有人送枕頭,餓了有人遞筷子,這就是領導最喜歡的了。

    “方主任雖然是半路出家,卻比很多人都懂中醫!狈胶χ。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笨锩髯啃χ蛉。

    “實話實說而已!狈胶。

    “我就不明白,大自然中領悟醫理,總是有些不靠譜,還不如多看幾位患者呢!笨锩髯坎灰詾槿。

    “我給匡主任您講一個病案?”方寒道。

    “你講!狈凑e著沒事,匡明卓倒是想聽聽方寒能說出什么大道理來。

    “周慎齋匡師兄聽過嗎?”

    “明代嘉靖年間的名醫?”匡明卓問。

    “嗯!

    方寒點了點頭,道:“周慎齋中年的時候又一次換了腹部中滿之癥,遍訪名醫,卻一直沒有什么效果,他自己也搜集了不少藥方,卻不敢貿然使用!

    “有一天晚上,周慎齋強打精神坐在院子中上月,突然烏云遮月,一時間周慎齋就覺得心胸憋悶,很不舒服,接過沒過一會兒,一陣清風吹來,云散月朗,周慎齋瞬間就感覺到胸部也舒服了不少!

    “看著天上重新出現的明月,周慎齋若有所悟,云屬陰,風屬陽,陽氣通暢,則陰云消散,于是自擬和中丸,溫中行氣通陽,服藥之后,一月而愈!

    匡明卓聽得目瞪口呆:“真的假的?”

    方寒笑著道:“事情的真假就只能去問周慎齋了,我是從一本醫書上看到的,事情真假不可考,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后人杜撰,不過里面的醫理卻是真的!

    “觀風云,悟醫理!

    匡明卓笑著道:“周慎齋不虧是一代名醫,我倒是相信這件事極有可能是真的!

    方寒笑著道:“其實從生活中悟出醫理的事情在歷代并不少見,中醫本就來源于生活,生活處處有醫理!

    匡明卓微微沉吟,笑著道:“現在細細想來,倒也確實如此,很多民間俗語也是包含醫理的,我記得我有次去秦省的時候,吃當地的油潑面,飯店的老板就曾說過‘吃面喝面湯,強過問丹方!

    “原湯化原食,確實是有幾分醫理在里面的!狈胶χc頭。

    “清水莊園馬上到了,大家看好自己的東西,不要拉車上了!崩钚★w的聲音響起。

    “呵呵,到了,今天我也悟一悟方師弟你所說的醫理,哈哈!笨锩髯啃χ。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