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穿越小說 > 大周王侯 > 章節目錄 第一四四九章 敗局
    正面陣型被擊碎,兩側女真騎兵合圍而至,已經在鐵浮屠重騎兵的踐踏之下只剩下一萬三千余騎的阻擊騎兵被潮水般的女真騎兵圍困在當中。人數陷入絕對的劣勢,士氣又被鐵浮屠的沖擊力所震懾,已經潰不成軍,談何與敵作戰?接下來便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眾騎兵一面射出焰火彈向西邊距離最近的參與圍剿七萬女真騎兵的正面戰場的三萬精騎求救,一面護著袁振乾往外突圍。那三萬精騎本已經參與合圍正面女真騎兵,已然和試圖突圍的女真騎兵交上了手,猛然見后方陣型被迫,兩萬阻擊女真大軍的騎兵弓弩手居然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崩盤,并發出了緊急救援的信號。主將袁振乾在那里,領軍出擊的幾名將領不敢不救,也不能不救,于是三萬精騎掉頭回援。

    但不久后,一只鋼鐵洪流迎面沖撞而來,鐵浮屠騎兵已然完成了第一個破陣的使命,正頭也不回的沖向正面戰場,正同三萬精騎迎面撞上。結果可想而知,鐵浮屠重騎兵就像是激流中的一塊磐石一般,硬生生切開三萬精騎的洪流,將他們的陣型一分為二,并造成上千人的死傷。

    號角聲中,正面戰場的女真騎兵中的一部分開始向大營方向反沖鋒,數萬女真兵馬放棄了主戰場的戰斗,回過頭來實行了反包圍。戰場上亂成了一鍋粥。局面變成了女真近十萬騎兵將袁振乾親自率領的四萬余精騎緊緊包圍。西邊戰場上反而成了三萬多女真騎兵力阻西北軍前軍和中軍主力,將他們拖在遠處的局面。主戰場在極短的時間里形成了一次怪異的轉移。原本在西邊的主戰場反而成了女真人阻擊對方救援的戰場,真正的主戰場反而在大營左近原本袁振乾試圖阻止女真人救援的所在,真可謂是一場罕見的戰役。

    完顏阿古大率領三千親衛騎兵如魔鬼一般的縱橫在大周騎兵之中,精鐵狼牙大棒上沾滿了血肉,每個人都發了瘋一般的屠殺著已經慌了手腳的西北軍騎兵。完顏阿古大瞥見了前方被保護著死命往西突圍的袁振乾等人,立刻率領親衛營猛沖而去?尚Φ氖窃谶@種時候,袁振乾身邊的掌旗親衛騎兵腦子還不靈光,還不肯丟掉那柄繡著金色的‘袁’字大旗,讓袁振乾的方位無所遁形,招致了眾多女真兵馬的圍堵。好幾次袁振乾幾乎要突圍出去,但最終還是被堵了回來。而現在,那柄大旗將完顏阿古大這頭惡狼也吸引了過來。

    “那是大周西北軍主帥袁振乾,誰敲碎了他的腦袋,老子重重有賞!蓖觐伆⒐糯蟠舐暫鸬。

    數千親衛舉著狼牙棒嗷嗷叫著沖了過去,沿途將阻擋的西北軍騎兵的腦袋敲碎了幾百個,殺出了一條通向袁振乾等人身后的血路。

    袁振乾等一干人等反應過來時,那支兇悍的騎兵已經追到身后。袁振乾仰天長嘆,知道突圍無望;剡^頭來,他看見了馬背上一個高大魁梧的大漢,身上盔甲血跡斑斑,圓盔下方露出齊肩的卷曲的黃色發辮,雙目迥然,殺氣騰騰。袁振乾知道,那便應該是完顏

    阿古大了。他沒見過完顏阿古大,但是強者身上的氣勢是能辨識的,完顏阿古大身上散發的那股氣場便讓袁振乾斷定此人必是完顏阿古大,女真人的大首領。

    “殺了他,那是女真人的首領。殺了他或可扭轉戰局!痹袂吐暸叵,像是一只受傷的雄獅。

    “殺了他,那個人便是袁振乾,老子不要活的,只要他死。膽敢跟我女真大軍作戰,我要他腦袋稀爛,要閻王爺都不認識他!蓖觐伆⒐糯笠舱龑@手下怒吼著。

    雙方親衛二話不說沖在一處,瞬間便是血肉橫飛的一場廝殺。雖然袁振乾的上千親衛營騎兵也自悍勇,也是層層選拔出來的勇武之士,但無奈深陷重圍之中,面對的又是人數多于己方數倍的最為兇橫的完顏阿古大的親衛營,又是在士氣崩潰之時,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小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一千多名西北軍親衛營騎兵盡數戰死,大多死于狼牙棒的重擊之下,要么頭顱碎裂,要么身上滿是血洞,骨頭碎裂。但自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人投降。

    袁振乾殺到最后,身邊只剩下了十幾名親衛。親衛們已經全身浴血,失去了作戰能力。袁振乾自己也已經身受重傷,斷了一條臂膀,那是被狼牙棒直接輪在了肩膀上,直接打碎了他的肩胛骨,讓他整個手臂都失去了行動能力。他只能用左手握著長刀,全力搏殺。除此之外,他身上還有大大小小的其他十多處傷勢。因為流血過多,他已經極度的虛弱,完全憑著一股意志力才沒摔下馬來。

    完顏阿古大的親衛營騎兵將他們重重圍困在當中,慢慢的收攏包圍圈。

    袁振乾眼中金星亂冒,勉力支撐自己的身體,看著眼前那個策馬逼近的高大的身影,他甚至已經無法看清對方的面容了,一切都已經模模糊糊了,但他的腦子里卻還清醒著。

    “你便是完顏阿古大?女真人的大首領是么?”袁振乾虛弱的笑著問道。

    完顏阿古大大笑抱拳道:“正是我,你必是大周西北軍指揮使袁振乾袁將軍了。佩服,佩服。是條漢子!

    袁振乾呵呵一笑,喘息道:“佩服什么?佩服我敗在你手下么?哎,今日之戰,敗在你手里也沒什么好說的。此刻我只有幾句話想跟大首領說!

    完顏阿古大將滴血的狼牙棒挽了個花,笑道:“袁將軍有何指教?”

    袁振乾道:“不敢,只是對完顏大首領有些忠告。你莫以為戰勝了我和我的西北軍便可滅我大周,占據中原了。你們北方胡人哪一朝哪一代不覬覦我中原膏腴之地,但他們成功了么?即便一時得勢,最終也是被趕出中原,得不償失。別人做不到,你完顏阿古大也做不到。我若是你,立刻撤兵回歸北方,那里才是你們呆的地方,那里才是你們的家。你們是沒有能力霸占中原的!

    完顏阿古大哈哈大笑道:“我當你說什么?你死到臨頭了還來蠱惑我這些話?當真是天大的笑話。別人做不到,不表

    示我完顏阿古大做不到,因為我和別人不同。我會讓你很失望的,我會一統天下,北方荒漠草原森林雪山我要,中原膏腴之地我也要,我全都要!”

    袁振乾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咳嗽,口中噴出殷紅的血沫來:“自古以來,想你這么想的人多的是,呵呵,然則結果擺在那里。你完顏大首領可并不比那些人高明多少。我承認你勝了我,但即便我西北軍敗在你手里,你還是連汴梁城都攻不下。我汴梁城中還有十五萬禁軍,還有百萬百姓守城,你能攻的下么?胡吹大氣有什么用?”

    完顏阿古大被他說中心中痛處,怒罵道:“若不是你這廝來攪局,昨日我便攻破洛汴梁了。你攪局的結果便是現在這個下場,我要將你活捉了,將你吊在旗桿上,扒光你的給汴梁城的你們的皇帝老兒看看,這便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袁振乾怒罵道:“士可殺不可辱!完顏大首領也是一號英雄人物,難道要做這等卑鄙之事么?”

    完顏阿古大冷笑道:“為了我心中的大業,何事不可為之?”

    袁振乾呵呵而笑道:“那你卻休想,我袁振乾豈會受你之辱!

    說著話,袁振乾緩緩將長刀橫在了脖子上,目視汴梁方向,喃喃道:“皇上,臣無能,為老賊所惑,更敗于蠻夷之手,斷送大好局面。臣有大罪。那老賊如此惡毒,皇上你萬萬保重。臣去了陰間,也會化為厲鬼去尋老賊的晦氣。楊樞密,我對不住您,我對你一直心懷愧疚。我這便去陰間見你,受你當面責罰。若有來世,我愿依舊追隨您,鞍前馬后侍奉你。哎,我好恨,我好悔啊!

    袁振乾大叫一聲,手臂拖動。長刀割破喉管,一腔熱血噴灑而出,染紅了本已血跡斑斑的盔甲。他的身體晃了晃,一頭栽如地面血污爛泥之中,就此氣絕身亡。

    平心而論,以大周西北軍的戰斗力,和女真大軍正面作戰也是旗鼓相當的。然而,戰場局勢可謂瞬息萬變,任何細小的失誤都可能導致災難性的后果。袁振乾領軍不能說無方,楊俊敢將西北軍交到他手里,讓他鎮守西夏,便足以說明此人領軍作戰是很有一套的。然而,袁振乾沒能收集好女真兵馬的情報,并不知對方已經有了奇兵鐵浮屠的存在,從而導致了作戰計劃的失敗。倘若無鐵浮屠存在的話,袁振乾的計劃或可奏效。但鐵浮屠一出,一切俱成泡影。

    另外,袁振乾在政治上的幼稚也是他失敗的重要原因。遠離京城的他對于朝中局面的判斷膚淺,對于呂中天和郭旭的了解也不夠。加之自己立場的不堅定,在兩人之間搖擺,最終中了呂中天的圈套,以至于兵敗身死。不免令人扼腕唏噓。

    袁振乾一死,西北軍兵敗如山倒。雖然尚有七八萬兵馬,但主帥被殺,士氣崩盤,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女真大軍,西北軍四散潰敗。女真人則開始了他們最喜歡的追殺環節。無數的彎月刀在空中盤旋飛舞,無數的西北軍士兵被削翻在地,死傷無算。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