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超級商業帝國 > 章節目錄 第397章 陰險的樸旭東
    龍天德聽秦峰這樣說,不由得滿臉疑惑的看了秦峰一眼,隨即笑著說道:“柳浩然,想要把我當槍使是吧,我可不上當。有本事你自己上,他也罵你了!

    秦峰充滿鄙夷的看了龍天德一眼說道:“龍天德,就沖你這膽量,恐怕這次你依然不會成功?次业,是爺們,就要彪悍一點!”

    一邊說著,秦峰一邊走到樸旭東面前,直接一口痰吐在了樸旭東的臉上。

    樸旭東當時就愣住了。但緊接著,滔天的怒火澎湃洶涌,他怒視著秦峰說道:“???,??.。ü冯s種,去死吧。

    一邊說著,樸旭東毫不猶豫的一拳向著秦峰的臉上打過來。

    對樸旭東而言,他可以鄙視華夏人,但是他絕對無法容忍華夏人對他有任何的不敬,尤其是此時此刻的秦峰竟然直接向他的臉上吐了一口吐沫,這對于他而言,是不可能承受的侮辱。

    雖然秦峰比他的個子要高,但是樸旭東是跆拳道黑帶高手,雖然他所從事的是金融行業,但是他一向崇尚武力至上,所以,他的操盤風格大開大合,奔放狂野,卻又剛中帶柔,柔中帶剛,極難應付。

    所以,雖然秦峰看起來個子高大,但是卻并沒有被樸旭東放在眼中,樸旭東一拳打向秦峰的鼻子,這記重拳如果打中的話,秦峰的臉上恐怕就要開染房了。

    秦峰嘴上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直接左臂抬起,太極拳中的左攬雀尾一招使出,用左臂將樸旭東打來的一拳格擋開來,隨后秦峰順勢左手抓住樸旭東右手手臂上方,右手抓住樸旭東右手手腕,向自己身側一帶,這是攬雀尾中的捋,緊接著,秦峰又將樸旭東的手臂推回到他的胸前,在樸旭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峰俺卻為最后一招使出,又將樸旭東右臂向自己身前一按,樸旭東身體一下子便失去了平衡,被秦峰帶的直接撲倒在他的面前。

    秦峰笑吟吟的用他的腳底板拍了拍樸旭東的臉說道:“我說棒子,不要忘了,這里可是我們華夏的地盤,在我們華夏的地盤上侮辱我們華夏人,你是不是有些太得意忘形了呀!雖然你住在1號別墅,但那又怎么樣呢!”

    秦峰說完,傲然坐在了樸旭東的椅子上,雙腳搭在桌面上,不停的抖動的右腳。態度囂張到了極點。

    此時此刻,龍天德以及旁邊的其他人全都看得有些傻眼了。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柳浩然竟然在一招之內直接將樸旭東按倒在地,最過分的是,這家伙竟然用腳底板去拍打樸旭東的臉,這簡直是打臉打到了極致。

    樸旭東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蹦了起來,怒視著秦峰說道:“?? ???? ???!? ?? .(草你奶奶.的,你找死。)

    秦峰聽到這里,臉色一寒,冷冷的說道:“你竟然敢罵我奶奶,看來真的需要給你點顏色看看啊!

    “八嘎呀路!”林旭東怒視的秦峰,向秦峰的方向沖了過來,與此同時直接一記回旋踢,直接襲向秦峰的頭部。他這一招早已經練得非常熟練,幾乎百戰不殆!

    但是,他卻并不知道,他所面對的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曾經在槍林彈雨中摸爬滾打過來的戰士,雖然此時此刻的秦峰不能使用正是那種雷厲風行的手段來對付他,但是,用太極拳足以應對了。

    秦峰用的依然是國標太極24式里面的招數,先是倒卷肱,向后退出兩步,閃開林旭東的回旋踢,等他落地之后,秦峰直接一記右蹬腳,林旭東連忙閃開,秦峰直接上步出拳雙風貫耳,林旭東繼續后退,秦峰收勢站立,沖著樸旭東勾了勾手指說道:“來呀,你不是看不起我們華夏人嗎,今天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華夏功夫,我要太極拳對陣你的跆拳道。哦對了,你剛才好像說了一句八嘎牙路,難道你的基因里還有日本血統嗎?哦,我明白了,你還真有可能是擁有日本血統……”

    后面的話秦峰并沒有說出來,但是聰明的人卻全都想到了秦峰的意思。

    林旭東被秦峰氣的鼻子都快歪了,一記側踢襲來,秦峰不慌不忙,輕輕躲過他的致命一擊,同時右蹬腳踢出,林旭東繼續閃避,秦峰又是雙峰貫耳,林旭東再次閃開,但這個時候,秦峰一記轉身搬攔錘,一招三式打出,林旭東雖然躲開了秦峰前面兩招,但是卻被秦峰的弓步錘一拳打在了胸口上,身體向后直接摔倒。

    雖然秦峰的動作看起來十分的飄逸,但是,秦峰的太極拳功夫是相當有水平的,在秦峰右拳擊出的那一剎那,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拳卻蘊含了秦峰全身的力量,堪比拳擊比賽中的重拳。

    林旭東倒在地上半晌沒有起身。

    秦峰再次來到林旭東的面前,用腳底板輕輕的拍打著林旭東的臉說道:“我說孫子,這下爽了吧,你給我記住,這里是我們華夏的地盤,哪怕這里是紫陽山莊,但依然是在我們華夏的地盤上,你可以看不起我們華夏人,但是如果想要侮辱我們華夏人,你也得考慮一下你是否能夠承受得起我們華夏人對你的鄙視,尤其是我柳浩然對你的鄙視!”

    秦峰說完,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開電腦繼續玩起了游戲,似乎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

    林旭東緩緩從地上爬起身來,充滿怨毒的看了秦峰的方向一眼,轉身離開了大廳。

    此時此刻,紫陽山莊的監控室內,冬叔正在使勁的拍打著桌子,滿臉得意的看向秋叔說道:“秋叔,看到了嗎,我挑選的這個柳浩然還行吧,別的不說,光是這心機,這膽量,絕對都是無二人選。

    這小子先是鼓動龍天德出手,龍天德不上當,他親自出手,但是在出手之前所說的那些話卻又把其他的人全都維系在他的陣營之中,組成了統一戰線,形成了對林旭東的圍剿之勢。

    如果這個柳浩然能夠把他今天所用的這些招式全部用在股票操盤里,幾乎是無往而不勝!

    雖然秋叔你所挑選的這個樸旭東水平可能很高,但是他能否架得住柳浩然突然玩出來的這一招心理攻勢,可就不好說了。

    現場的那些人看柳浩然,他們看到的是秦峰對樸旭東的蔑視以及樸旭東的囂張,但是他們卻看不出來,柳浩然跟樸旭東玩的是心理戰,如果樸旭東看不透這一點的話,那么在接下來與柳浩然的其他較量中,他未必能夠贏了柳浩然。

    秋叔的臉色有些陰沉,雖然冬叔剛才所說的這番話有一些吹捧柳浩然的成分,但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柳浩然的表現的的確確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秋叔并未認輸,而是直接把視頻切換到了樸旭東的別墅內,冷笑著說道:“冬叔,先不要得意。以我對樸旭東的了解,此人絕對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對手,而他最擅長的就是給敵人留下假象迷惑敵人!

    此時此刻,樸旭東的別墅內,崔東健走了進來,滿臉氣憤的說道:“樸哥,那個黑大個兒也太囂張了吧,他這明顯是欺負人呢,難道我們就這樣忍了他嗎?”

    樸旭東冷笑著說道:“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這孫子是故意的,他是想要跟我玩心理戰,想要通過這種形式來攪亂我的學習進程,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紫陽山莊的三個課件中,其實對我們兩人來說,最有用的課件并不是那個孫子所認為的第1個數學模型課件,因為在美國的時候,類似的課件我早都研究膩煩了,我分分鐘就可以編寫一個類似的課件出來。

    真正需要我學習的只有后面兩個關于華夏實際情況的課件,而經過前面三天的學習,我早已經把這兩個課件爛熟于心,這一次的考核測試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難度可言。

    我之所以要表現出很憤怒離開現場,就是想要給這個好像是叫柳浩然的家伙吧,給他一個假象,讓他認為他已經達到了擾亂我的目的。

    等到考試的時候,我會讓他知道,就算他的武力值比我要高一些,但是論起專業知識,我甩他8條街!”

    崔東建這才恍然大悟,沖著樸旭東豎起大拇指說道:“樸哥,還是你厲害!

    樸旭東沉聲說道:“東健,這次你要好好的學習一下,千萬不要被這次突發事件擾亂了心神,爭取我們哥倆一起出現,說實在的,我現在真的很想在華夏的地盤上展現一下我樸旭東的強大的操盤實力,我要讓整個華夏的金融市場在我的優秀表現下哆哆嗦嗦,畏懼顫抖,就像他們華夏的足球永遠恐韓一樣!”

    秋叔看到這里,滿臉傲然的看了一眼冬叔說道:“冬叔,看到了嗎,我早就說過,樸旭東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你的柳浩然要想戰勝它,恐怕還需要修煉幾年。而且這還僅僅是第一階段的比賽,如果真正等到了第2階段甚至到第3階段,柳浩然必輸無疑!后面的實戰才是樸旭東最擅長的領域!”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