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穿越小說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江南之亂(二)
    隨著馬蹄聲響起,數十名騎著戰馬,身披紅色披風的騎兵從后面呼嘯而來,他們或是手持手弩或是高舉著馬刀,正個人半伏在馬背上。

    只見他們馬刀以三十度角度向下傾斜,飛快的從那些饑民的身邊掠過,刀光閃動間,只是一個沖鋒,這些剛才還目露兇殘的饑民恍若待宰羔羊般紛紛倒在了血泊里,根本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

    “吁……”

    將這些饑民全部殺掉后,這些騎兵紛紛勒住了戰,數十雙眼睛全都集中在了剩下的三名青壯和十多名婦孺身上,有膽小的孩子當場就被嚇得哭出聲來。

    為首的中年人在周圍的騎兵身上掃了好幾遍,盡管此時的他已經手無寸鐵,但他卻依舊用身體有意無意的護住了后面的婦孺,有些遲疑的問道:“敢問各位軍爺,可是朝廷的兵馬?”

    “正是!”

    為首的一名騎兵輕輕點頭,“我等正是大明信國公麾下的江寧軍,爾等卻是何人,為何會被這些暴民圍攻?”

    “是朝廷大軍……是朝廷大軍救咱們來了!

    中年人原本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放聲痛哭起來,他哭得是如此的撕心裂肺如此的傷心欲絕。

    身后僅存還能站著的兩名青壯和大車上的孩童和婦孺們也哭了,這些天一路走來已經有太多的親人倒在了路上,而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挖一個淺坑用一張草席潦草將親人草草掩埋,然后堆一個簡單的沒有墓碑的小土堆,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就連他們也記不清具體的位置。

    這就是亂世,饑荒、疾病、饑民、流寇,隨時都有可能會奪走人的性命,每個人都感到了朝不保夕,沒人能形容他們內心的惶恐和絕望,現在這些朝廷兵馬的出現無異于在黑暗的天空里出現了一道希望的曙光。

    看著哭得傷心欲絕的這些人,為首的騎兵神情緩和了一些:“爾等是何人,為何會出現這里?”

    中年人凄然道:“好叫這位軍爺得知,我等皆為廬州府廬江縣人氏。上個月流寇突然闖入了廬州府境內,廬州府下屬的合肥縣、舒城縣、廬江縣、巢縣等各地紛紛淪陷。草民等奔向前往廬州城避難,可那時廬州城早已緊閉城門不允許任何人進出。

    草民沒有辦法,只好聯合了相熟的幾家鄰居和親戚一同結伴逃亡,本想著能逃到杭州府投奔親友,沒曾想才走了十多天,七八十人的隊伍就僅剩下了這么些人,今日若非幾位軍爺,我等恐怕就要盡數葬身此處了!

    為首騎兵軍官問道:“既然道路如此難行,你們不會先找個沿途的州縣先行安頓下來,然后尋找機會前往杭州么?”

    “草民自然知曉這個道理,可沿途的縣城要么已經落入流寇之手,要么早已嚇得緊閉城門,草民根本不能入內啊!

    “原來是這樣啊!避姽俪烈髁似,突然問道:“我記得那些流寇可是喊出了‘吃他娘穿他娘,闖王來了不納糧’的口號,號召大伙投奔他,又言明不傷害無辜百姓,你們為何又要逃走呢,又或者為何不干脆投靠流寇?至少投靠流寇你們還是可以活命的!

    “投靠賊寇?”

    中年人慘笑一聲,“軍爺,草民雖然書讀的不多,卻也知曉忠君報國的道理。況且那闖賊喊出的那是什么口號?闖王來了不納糧,這些話只能騙騙愚夫愚婦,歷朝歷代有哪個朝廷是不納糧的,他們不納糧了吃什么?總不能光喝水吧?這跟以往那些哄騙百姓喝符水貼符箓,就認為自己刀槍不入的白蓮教有什么區別”

    “你倒是個明白人!”

    軍官贊許的點了點頭,隨即又打量了他們,看到這些人一個二個的都面有菜色,他喊來一名騎兵吩咐了幾句,過了一會一名騎兵提著一個包袱遞給了中年人。

    “這些干糧你們拿著吧,記住里面那些餅干成年人每人一頓吃一塊就夠了,孩童減半?刹荒芏喑,否則會撐壞的,我估摸著這些干糧應該能讓你們撐到杭州府了!

    中年人接過包袱,突然跪了下來泣聲道:“多謝軍爺救命之恩,草民沒齒難忘!

    “罷了罷了,都走吧!”軍官擺了擺手,吆喝了一聲,騎兵們紛紛上馬,很快一隊騎兵便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里。

    汝寧府的大街上,一身戎裝的楊峰在數十名家丁的擁簇下緩慢的走在街頭,茍醒馬、陳添以及幾名軍官也跟在他的身后,眾人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皆沉默不語。

    走了一會后楊峰才嘆息道:“沒想到江南的情況比本公預想的要更糟糕,這才過了多久?整個江南便有好幾個州府遭到了賊寇的茶毒,各地官府除了哭喊著請求朝廷派援兵一點辦法都沒有!

    “誰說不是呢!

    茍醒馬也苦笑道:“原本末將也以為江南那么大的地方,再不濟抽出幾支能打的兵馬跟賊寇周旋一下應該是可以的,可卻萬萬沒想到,江南的這些兵簡直就是豆腐渣做的。不……豆腐渣都要比他們強,至少豆腐渣不會連城墻都不敢守!

    陳添也搖頭道:“江南早已不是以往的江南了,可如今大部分的良田全都被種上了桑樹、挖成了魚塘或者是種植上了各種果樹,以至于昔日的魚米之鄉的糧食居然還需要從外地調運,實在是可悲可嘆了。

    從這些日子前方發來的各種情報來看,如今的江南已經開始出現嚴重的糧荒,民間甚至出現了食人的現象,真是造孽啊!

    聽到這里,茍醒馬有些擔心的問:“國公爺,江南的糜爛程度已經出乎咱們的意料,現在咱們還要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嗎?”

    “為什么不呢!睏罘謇湫Φ溃骸敖厦訝至此是誰之過?現在也到了讓那些人品嘗苦果的時候了,你馬上傳本公的將令,讓各部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若有違抗軍令者嚴懲不貸!”

    “遵命!”

    ps:擦,昨天的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居然莫名其妙的被封了,俺思前想后也不明白咋回事了,算了,不想了。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