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科幻小說 > 獵魔烹飪手冊 > 章節目錄 第四十四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ㄇ笥嗛唦求月票~)
    爸爸?!

    杰森一怔。

    阿拉斯則是直接目瞪口呆。

    但最吃驚的還要數迪瓦諾了。

    腦子不清醒的迪瓦諾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艾斯特手足無措,他雖然記憶丟失、混亂,但是對于親情的理解還是知道的。

    “你是我兒子?”

    過了好半晌后,迪瓦諾這才開口問道,語氣中帶著絲絲不確信。

    “當然了,爸爸!

    “我就是您失散多年的兒子!

    “自從身為‘九頭蛇’副首領的您前去尋找‘圣劍’消失后,十年來,我就一直在尋找您的下落!”

    “萬幸,您回來了!”

    艾斯特一邊抱著迪瓦諾的大腿,一邊嚎啕大哭。

    哭聲大,眼淚足,鼻涕橫流。

    簡直是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杰森可以保證,如果不是他知道這一切是假的,一定會產生錯覺。

    事實上,就是這樣。

    迪瓦諾已經開始有了這樣的錯覺。

    因為,他對艾斯特話語中的‘圣劍’有著一分熟悉感。

    頓時,這位記憶丟失、錯亂的‘劍圣’面容上多出了一分柔和,抬手放在艾斯特的頭頂。

    “你先起來!

    對方這樣說著。

    “是,爸爸!

    艾斯特擦干眼淚,畢恭畢敬的站起來。

    然后,就這么抬手攙扶著迪瓦諾的胳膊,走向了一旁的沙發。

    整個過程自然、不做作。

    仿佛,迪瓦諾就是他的父親一般。

    這樣的感覺,迪瓦諾感受到了。

    難道這真是我兒子?

    可為什么我的記憶里沒有?

    該死的,我的記憶里連妻子的容貌都記不得了!

    發生了什么?

    究竟發生了什么?

    迪瓦諾坐在沙發中,面容上浮現著糾結。

    杰森、艾斯特注意到了這樣的糾結。

    杰森保持著沉默。

    艾斯特則是抬手放在了迪瓦諾的手掌上,他聲音輕輕柔的說道:“爸爸,您沒有事太好了,過去的事情就當它過去吧,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過去……究竟發生了什么?”

    迪瓦諾忍不住問道。

    “您曾是‘九頭蛇’的副首領,也是當世最出色的用劍高手,十年前傳聞中有一柄‘圣劍’出世,您在知道后,前去尋找,然后,遭遇了‘圣殿’的埋伏,當時‘夜梟法庭’的‘利爪’閣下們前去支援時,已經晚了,不僅沒有找到您,還損失慘重!

    “而您……”

    說到這,艾斯特一頓。

    “我怎么了?”

    記憶丟失、混亂的迪瓦諾追問道。

    “您被當代教宗設計洗去了全部的記憶,成為了‘圣殿’的‘劍圣’迪瓦諾!

    艾斯特一臉痛苦的說道。

    “洗去記憶?”

    “也就是說……”

    “我現在的狀態,是‘圣殿’造成的?”

    迪瓦諾的神情中多出了一分冷意。

    “嗯!

    “當代教宗是個術式的天才,他應該是用某種特殊術式融入了爸爸您的靈魂中,讓您自認為是‘圣殿’培養出的天才,然后,在這十年間您以‘劍圣’的名義為‘圣殿’服務,但是您正在的身份是‘九頭蛇’副首領艾文特.喬!

    “而我是繼承了您‘九頭蛇’副首領的兒子,艾斯特.喬!

    艾斯特嘴里說著最真情實意的話語。

    雖然沒有一句是真的,但這些話語卻都是有理有據。

    有關‘圣殿’當代教宗,艾斯特通過‘收容所’‘圣蛇會’的情報了解的相當清楚,對方‘術式天才’的名聲更是如雷貫耳。

    喬,的姓氏,艾斯特是從剛剛的杰森講述中了解到的。

    他知道‘喬’對迪瓦諾意味著什么。

    所以,這個時候他很干脆的換姓了。

    不!

    不是換!

    是加!

    他本就沒有姓氏,這個時候,加一個怎么了?

    事實上,艾斯特的做法是相當聰明的。

    在聽到艾斯特的講述后,迪瓦諾立刻陷入了沉思。

    喬?!

    艾文特.喬?

    艾文特.喬!

    這個名字他很熟悉,比之‘圣劍’一詞都要熟悉,而且,他冥冥之中覺得這個姓氏對自己很重要,似乎是一生都在追尋的答案一般。

    那是一種烙印在靈魂上的渴求。

    即使是靈魂出現了裂痕,這樣的渴求都沒有改變。

    相反的!

    這樣的渴求,越發的深刻。

    因為……

    他沒有了其它雜念。

    只剩下了那永生永不忘的一幕。

    不過,在艾斯特的話語下,這樣永生不忘的一幕,被偷換了概念。

    迪瓦諾愣愣的坐在那里。

    他閉上了雙眼。

    他感受著這一切。

    是啊。

    必須要一生追尋。

    因為,這是我的姓氏!

    這是我誕生之初!

    閉著雙眼的迪瓦諾睜開了雙眼,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

    記憶丟失、混亂的陰霾感,消失了大半。

    畢竟,他現在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剩下的,自然會慢慢的回來。

    “兒子?”

    迪瓦諾……不,艾文特.喬試探性的向著艾斯特喊道。

    “爸爸,您記憶恢復了!”

    艾斯特沒有任何羞澀、不好意思,一臉驚喜的看著艾文特.喬。

    這反而讓艾文特.喬有些黯然、傷感。

    他還是沒有記起有關眼前兒子的一切。

    但是看著艾斯特期待的眼神,他卻無法將這些說出口。

    “記起了一些,很模糊!

    艾文特.喬不得不這樣含糊的說道。

    但是,艾斯特卻似乎沒有發現這些,他興奮的說道:“太好了!太好了!您安然歸來,媽媽一定會高興的,她在活著時,一直期盼您能夠歸來!

    聽到兒子說起自己的妻子時,艾文特一開始是有些別扭的。

    和眼前的兒子一樣,他記憶中沒有任何關于妻子的印象。

    但是當聽到‘她在活著’時,艾文特突然心底一顫,一種極為陌生的情緒出現在了他的心底。

    悲傷?

    哀慟?

    他有些分不清楚。

    只覺得,此刻自己應該做點什么。

    “她怎么逝去的?”

    艾文特詢問著。

    “‘圣殿’!”

    “她死于‘圣殿’一次精心策劃的刺殺!

    “那些‘無面人’偽裝成了您的模樣,刺殺了媽媽!

    艾斯特的臉上滿是悲痛,剛剛擦去的淚水,再次流出。

    “‘圣殿’、‘圣殿’……”

    艾文特低聲念叨著。

    雙眼中的目光越發的冷冽,身上那抹鋒銳的氣息再次若隱若現。

    從蘇醒以來,這是他第幾次聽到這個名字了?

    造成他失憶,淪為殺戮工具,還以他的模樣去刺殺了他妻子,他妻子死時,會是多么的不解、絕望?

    還讓他兒子在無父無母的環境中成長,估計還收到了一定的欺負……

    呼哧、呼哧。

    一想到這艾文特的情緒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

    他微微瞇起了雙眼,一個念頭開始在心底生根發芽。

    ‘圣殿’嗎?

    如果不把你們都揚了,我就不叫艾文特.喬。

    心底帶著這樣的想法,艾文特看向艾斯特的目光越發的愧疚了。

    “爸爸,我們先去看媽媽吧!

    “她一直在等您回來!

    “對了,您現在的模樣,有些不合適,您稍等一下!

    說著,艾斯特就跑進了臥室。

    很快的,捧著斗篷和面具的艾斯特就跑了出來。

    “你穿上這個,戴上這個!

    “您被‘圣殿’控制的時間太長了,您的樣貌早已被太多的人知曉了,雖然這并不是您本來的面容,但是在我們找到讓您恢復本來面容的時候,請您暫時忍耐一下!

    “該死的‘圣殿’,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艾斯特臉上表露出了恰到好處的恨意。

    “孩子,相信我!

    “他們付出的代價會遠超你的想象!

    艾文特這樣說著,就穿上了斗篷,戴上了面具。

    那面具是類似‘夜梟法庭’的面具。

    然后,艾文特這才將目光看向了杰森、阿拉斯。

    “爸爸,這是我們的同伴,他們來自‘夜梟法庭’,您曾經有機會進入那里的,但是您為了母親,選擇成為了‘九頭蛇’的副首領,不過,上一任的裁判長,依舊為您保留了‘利爪no.1’的名號;而我能夠活到現在,承蒙他們的關照!

    艾斯特解釋著。

    頓時,艾文特的目光就變得和善起來。

    “你們好,感謝你們為艾斯特所做的一切!

    艾文特真心實意的說道。

    “應該的!

    杰森淡淡的說出這句話。

    他盡量讓自己保持正常。

    艾斯特真的實在是太驚人了……這樣的演技和反應速度,就算是把對方扔到不夜城里,恐怕也能夠迅速的適應吧?

    杰森心底想著。

    阿拉斯則是站起來,很恭敬的說道:

    “艾文特叔叔好!

    媽媽告訴她,面對長輩時,要有禮貌。

    頓時,艾文特的目光中善意更多了。

    他感知敏銳的察覺到眼前的女孩是真心實意的把他當做長輩看待的。

    至于另外一個?

    心思深沉。

    不過,艾文特并沒有在意。

    一個組織中,不可能都是如同自己兒子一樣的良善之人,必然會有一些陰沉的人,這是一個組織的必須組成部分。

    很正常,不是嗎?

    一行四人離開了暫時的隱蔽據點,乘車直接駛向了郊外公墓。

    昂城的公墓與一般的公墓沒有什么區別,也有著圍墻和守墓人。

    對方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

    在看到艾斯特時,就笑了起來。

    “艾斯特你又來看你的媽媽?”

    “這還不到一周的時間啊!

    守墓人說著。

    “我的爸爸回來了,我帶他來看我的媽媽!

    艾斯特這樣的回答著。

    “你那個失蹤許久的爸爸?”

    守墓人說著就看向了戴著面具的艾文特,目光中有著疑惑,以及一絲鄙視,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個跑路的負心漢,到老良心發現后回來認兒子,希望兒子給自己養老送終一般。

    而且,看那藏頭露尾的模樣,說不定是惹上了什么事。

    “你感謝上蒼吧,艾斯特是我見過最好的年輕人!

    “雖然你拋妻棄子,但是艾斯特不會對你不聞不問的!

    “去看你的妻子吧!

    “她就在那里!

    守墓人指了指遠處,艾斯特領路,艾文特跟在后面。

    當兩人走遠時,守墓人這才低聲嘀咕著。

    “好運的家伙,竟然有著這樣好的兒子!

    杰森站在原地沒有動。

    阿拉斯想要跟上去,卻被杰森拉住了。

    “剩下的時間,讓他們獨處吧!

    杰森這樣說道。

    阿拉斯愣了愣后,點了點頭。

    “艾斯特每周都來嗎?”

    杰森想著守墓人問道。

    “嗯!

    “自從她的母親埋葬在這里后,他每周都會帶著鮮花來一次,然后,在那里待上半個小時,和自己的母親說說話!

    “我從沒有見過這么好的年輕人!

    守墓人感嘆著。

    然后,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遠處的荒墳。

    接著,搖頭嘆息。

    杰森道謝一聲,就再次走回了墓園門口的車上,靜靜等待著。

    阿拉斯坐在杰森身旁,扭動著身軀。

    片刻后,阿拉斯實在是忍不住了。

    “艾文特叔叔真是艾斯特的爸爸?”

    阿拉斯問道。

    “你覺得呢?”

    杰森反問道。

    “我覺得是!”

    “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艾斯特對艾文特叔叔的感情,那是只有血脈延續的后代才會有的感情——我的感知,應該不會出錯!”

    阿拉斯言之鑿鑿的說道。

    “嗯,你的感知沒有錯!

    “艾文特就是艾斯特的爸爸!

    杰森點了點頭。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天空。

    湛藍的天空掛著幾朵白云。

    微風吹過,帶著絲絲愜意之感。

    是那么的自然,不做作。

    就如同是艾斯特的演技。

    不!

    那不是演技!

    而是真正意義上將艾文特當做了自己失散多年的父親。

    沒有一點作假。

    完全的情深意切。

    想要欺騙別人,先要欺騙自己嗎?

    “真是讓人出乎預料的家伙!

    杰森這樣的贊嘆著。

    他收回自己之前對艾斯特的評價,艾斯特在‘不夜城’不僅會迅速適應,而且會活得很好,成為人上人的那種。

    以這家伙不要臉的程度,一定會這樣。

    被杰森這樣評價的艾斯特,此刻正一臉悲傷的站在一座墓碑前。

    “媽媽,我來看您了!

    “我把爸爸帶回來了!

    艾斯特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水桶和布子,開始擦拭墓碑。

    ‘絲卓’!

    墓碑上篆刻著名字,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面容很普通,但是笑起來很好看。

    艾文特看著自己的妻子。

    他還是記不起來。

    這讓他更加的愧疚。

    不單單是記不起的愧疚,還有墓碑上只有名字,卻沒有姓氏。

    很顯然,這是隱藏,擔心意外。

    呼!

    艾文特深吸了口氣,他彎下腰,拿起一塊布子,開始擦拭墓碑。

    他輕輕的說道——

    “我回來了!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