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穿越小說 > 大明文魁 > 章節目錄 一千兩百八十七章 皇長子講官
    皇長子與皇三子一起出閣讀書。

    這不是買一贈一的大促銷,而是要把趙志皋,林延潮一起埋了的大坑。

    皇長子畢竟年長了,不能真的再一直‘失學’下去,但是出閣讀書必然被百官認為儲位確立。所以皇三子就必須站出來,替爹分擔傷害了。

    林延潮清楚的記得當年申時行是如何應對這個局面。

    但換了是趙志皋又應當如何?

    這是一個很考驗宰相執政的功底時刻。

    對于林延潮而言,就等著趙志皋如何回答了。

    不過因為上一次心底出陰影了,林延潮還下意識地看了看帷幄之后,萬一再冒出來個鄭貴妃那就精彩了。

    “先生,林卿以為如何?”

    天子見趙志皋,林延潮不答當即又催問了一句,林延潮當即半側了身子目視向坐著的趙志皋,一副以宰相意思馬首是瞻的樣子。

    但見趙志皋點頭道:“陛下圣明!”

    林延潮心底罵道,我擦,趙志皋這么慫,我還指望你出面頂鍋呢。

    而天子則是喜出望外,更有些不可置信地道:“先生也以為可準?”

    趙志皋道:“國家之事最重莫過于建儲,而皇上之美則莫過于攬權獨斷,當初陛下早有意讓皇長子出閣讀書,因為小臣激奏故而推遲,此為群臣辜負了陛下,所以現在決定皇長子出閣讀書實在是極為英明之舉!

    趙志皋這么說完后,天子神色當即就暗淡了下去。

    林延潮心底也是好笑。

    天子曰,趙志皋你這么說在耍朕嗎?而趙志皋對曰,是皇上你先耍臣的。

    但見趙志皋異常認真地道:“陛下,出閣讀書之事不能再拖延了,這儲宮就是春(協和)宮,又稱為春坊,可知舉行典禮必在春月。老臣以為就定在明年春月舉行皇長子出閣讀書之禮,不知陛下以為如何?”

    天子無奈道:“先生,朕說得是皇長子與皇三子一并出閣讀書!

    趙志皋聞言當即道:“老臣耳目失聰,一時沒聽清楚天語,老臣有罪,老臣有罪!”

    天子道:“無妨,先生說定在明年春月出閣讀書,朕以為是個好日子,皇長子皇三子一起出閣讀書可稱美事!

    趙志皋連忙道:“陛下,此萬萬不妥啊。老臣方才說選在春月出閣讀書,就是因為儲宮即是春(協和)宮春坊之意,但兩位皇子同時出閣讀書,豈不是意味有兩位儲君!

    林延潮點點頭,這回答真是不錯,趙志皋怎么大年紀,能夠有這樣的臨場反應,而不是捂著胸口歇菜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天子頓了頓道:“那么春月不行,就改在三月如何?”

    但見趙志皋猶豫了一陣然后道:“啟稟陛下,老臣……老臣喉中有痰欲……”

    “無妨,先生先去一旁咳去就是!

    “多謝陛下!

    然后趙志皋起身離座,然后天子的目光順著看向了林延潮。

    站在一旁林延潮盯著趙志皋遠去的背影,恨不得叫他坐著不要動,我親手剝個橘子給你吃。

    “林卿身為禮臣,以為三月如何?”天子問道。

    這時候一旁傳來趙志皋清喉嚨的聲音,遠遠聽起來好像是在清理下水道。

    林延潮心底大罵趙志皋一百次,面上則是道:“臣……臣……”

    “林卿,你是不是也要打掃?”天子看著林延潮。

    過去早朝時大臣向天子奏事的時候,一般都要先清清喉嚨,被稱之為打掃,此舉當然不視為失禮。

    林延潮也是滿頭大汗。

    大臣要不要奉天子之命呢?當年宋真宗遣使持手詔要以劉氏為貴妃,當時宰相李沆對使者引燭焚詔,然后上奏曰,但道臣沆以為不可。

    這是一名官員的風骨。

    林延潮想了想道:“若是定在三月,那么就意味著兩位皇子都不是儲君人選,無論是正月還是三月,都不合乎于禮制,臣皆萬萬不敢奉旨!

    一般大臣說到這里,就可以了。但林延潮不是那等只會拒絕不會提出替代方案的人。

    這就是言官與宰相的區別。

    林延潮道:“其實臣以為還有一個折中的法子,皇長子出閣讀書定在春月,皇三子出閣讀書定在三月,陛下以為如何?”

    天子聽了林延潮之言,陷入了沉思,而趙志皋則是‘打掃’完畢,走了回來道:“陛下,方才禮部尚書所言,老臣都在一旁聽見了,此議可行!

    林延潮心底呵呵兩聲,這回耳朵就很好使了,哈?

    天子沉思半響道:“既然如此,朕也覺得可行!

    趙志皋,林延潮同時松了一口氣。

    趙志皋道:“老臣請皇上明旨冊立皇長子正月出閣讀書,皇三子三月出閣讀書之事!

    天子道:“這朕還需想一想!

    趙志皋道:“若是明年正月,那么已不足兩個月,陛下絲毫遲不得!”

    天子道:“等王先生回朝,朕自會下明旨,是了,那么講官的人選,兩位卿家不妨向朕薦舉?”

    趙志皋道:“這太子講官歷來都是出自詹事府,臣久不在宮坊供事,已不知當今后生俊杰,不如由禮部尚書舉之!

    林延潮心道,趙志皋,好人!不過還是要給你剝橘子的。

    天子點點頭道:“林卿推舉必是妥當。眼下你心底可有什么人選?”

    皇長子講官,就是潛邸講官,入閣拜相的高速通道。而且若是能夠得到皇太子,也就是將來皇帝的信任,只要皇長子登基那么你就是張居正,高拱那樣說一不二的宰相。

    林延潮在心底搜刮了一番,這向皇帝推薦講官人選,也是很有技巧的事情。自己推舉的人,會不會讓陛下以為是自己的私人呢?或許讓天子以為自己有意在皇長子身邊安插自己人。

    萬一將來天子與皇長子對立,自己必受牽連。

    這個時候,林延潮想起了申時行要推薦趙志皋,張位入閣,而不是推舉自己的私人朱賡,沈一貫。

    但是為了避嫌而不推薦私人,卻也不是林延潮為官一直以來的風格。

    林延潮當即奏道:“臣以為皇長子講官非信任可靠之臣,博才鴻學之士不可勝任,但何等之臣可稱二者,臣愚昧還請陛下明示!”

    天子笑了笑道:“林卿但說無妨,揀好用的即可!

    林延潮當即道:“臣奉旨陛下即說揀好用的,那么臣私以為皇長子睿齡向長,視之小學蒙養之初,必須倍加功課,方有進益,執事官員必須輪番用足,否則必然誤事!

    “故而臣請配翰林官十名為皇長子講官,這其中人選,臣以為有侍講學士孫繼皋,盛訥,國子監祭酒蕭良友,洗馬李廷機,修撰唐文獻,焦竑,編修陶望齡,鄒德溥,全天敘,檢討簫云舉!

    林延潮一口氣說了十名官員的名字,頓時令天子,趙志皋都吃了一驚。

    一般而言皇長子出閣讀書配個六名翰林也就差不多了。但是林延潮一口氣推舉了十人那是什么意思?

    天子,趙志皋不由揣摩林延潮一下子推薦這么多人的用意。

    從這些人的名單里,雖有林延潮的門生,但大多的人說起來其實都不是林延潮的黨羽。

    天子緩緩道:“林卿所舉會不會太多了!

    趙志皋有些明白了,六名講官當然不如十名講官,以后天子若是要找皇長子的麻煩,那么十名講官分擔的責任,肯定比六名講官來得多啊。

    但是……但是林延潮所推舉也值得商榷,比如孫繼皋,盛訥年紀都是偏大了,至于剩下的人之中,唯獨只有一個李廷機算得上是林延潮的私人。

    難道……難道林延潮要將其他的門生都放棄,將來重點栽培李廷機來作繼承自己衣缽嗎?而不是傳聞中的方從哲,孫承宗?

    這時候林延潮已經答道:“回稟皇上,豫教乃是國之大事,只怕薦得人少,不怕薦得人多!

    天子撫著自己的肚子,想了想道:“朕記得侍講孫承宗德才兼備,為何林卿不舉他?”

    面對天子這么問,林延潮毫不猶豫地道:“臣舉孫承宗,怕天下官員言臣有私!”

    林延潮說完,天子當場失笑,肥厚的肚子是一顫一顫的。

    “林卿也懼眾議嗎?”

    “臣非圣人,怎么能不擔心!

    天子聽林延潮這話卻尋思出另一個意思,林延潮與孫承宗彼此果真心底有隔閡。

    天子當即道:“朕以為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此可謂公矣。林卿即是禮部尚書當以皇長子的學業為重,怎么可以怕別人議論,而不推舉適合的賢才呢?”

    “朕以為孫承宗這個人可以勝任。先生以為如何?”

    一旁趙志皋道:“老臣以為禮部尚書舉人妥當,老臣附議!

    天子點點頭道:“那么講官人選,朕已經知道。今日之事,你們先不要泄露半點口風,一切等王先生回朝后就會有明旨,朕不希望內閣中再出一個王家屏!

    當年王家屏為首輔時,曾把天子要皇長子出閣讀書的口諭,公然告訴百官,這事令天子十分不高興。這也是天子對王家屏失去信任的開始。

    對于林延潮和趙志皋而言,這點分寸當然是有的,當下二人一并稱是,然后告退離開了暖閣。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