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穿書后,我嫁給了男主他親叔 > 章節目錄 第986章 以身相許
    蘇奚音低嘆一聲,笑著搖搖頭,也跟著出去了。

    誰知道就霍詞一個人回來了,看了半天也沒見小丫頭進來,往常的時候,都是沒進門呢就得爺爺奶奶,喊肚子餓,跟在他屁股后頭蹦蹦跳跳的進來。

    霍驍瞅了好大會兒,也沒見到心心念念的小丫頭,眼看著霍詞一身的低氣壓就往二樓走,皺著眉指著他:“怎么就你一個人?笙笙呢?”

    霍詞剛剛上了樓梯,頭也沒回,漫不經心的冷嘲:“走了,跟她老公走了,我踏馬算是個什么東西!

    “你給老子過來,好好說話!”霍驍也不知道他陰陽怪氣的在說什么玩意兒,怒目而視:“你給老子把話說清楚了,笙笙她跟誰走了?”

    “跟誰走了都跟你們沒關系吧!”霍詞給氣笑了:“爸媽,不是我說,你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不就是才住了兩天的臭丫頭嗎?她想去哪去哪,死在外頭才好,老子就在大門口放鞭炮慶祝!”

    “什么死不死的,你又給老子胡說八道!”霍驍氣的面色鐵青,抄起桌上的紫砂壺對著他扔了過去:“你給老子下來,看老子不打死你個滿嘴胡咧咧的混賬!”

    霍詞閃身躲開的時候,聽到嘭的一聲碎裂的紫砂壺,一臉可惜的搖頭:“爸,你是不是瘋了?為了那個沒良心的臭丫頭,把你最喜歡的茶壺都給摔了,值得嗎?”

    蘇奚音看他一臉的欠收拾的樣子,眼看著老公真怒了,指著他:“下來,你還不快點下來吖!”

    他也不說清楚,笙笙到底怎么了?她跟誰走了,讓他氣成這樣,不是讓人查了笙笙的身份背景,沒有查到嗎?

    霍詞也不是怕被揍,就是覺得氣不過,說完了之后還跟著火上澆油:“爸,你知道喜歡幼女的人渣嗎?”

    霍驍聽完了之后,也又氣又怒,笙笙怎么就變成他君時衍的老婆了?她才多大啊,聽到兒子的話,起身就走:“不行,我得去看看!”

    “去什么呀?人家自己親口承認,是君時衍的老婆,你去了能怎么樣?從君老三個孫子手里搶人嗎?”霍詞吊兒郎當的勾唇笑著,翹著二郎腿晃,繼續刺激:“爸,咱們跟人家什么關系啊,以為叫了你兩天爺爺,就真把你當爺爺了?”

    蘇奚音嘆了口氣,瞪了他一眼,拉住了霍驍:“老公,君三那人我見過兩次,挺好的,不至于對一個孩子下手!

    “媽,這就是你不懂了,人面獸心你不知道?你知道古代那些個**怎么來的嗎?還不是為了滿足某些畜生的特殊興趣,那臭丫頭才多大,一口一個老公,一個一個媳婦的,他君老三不是個變態誰是!”霍詞冷笑。

    蘇奚音是擔心死了,怎么能跟著君三走了,那么小的孩子,又怎么成了人家媳婦:“現在是法治社會,我看他君三敢!”

    “門一關上,你管人家做什么?”霍詞倒是笑了:“媽,你不是不知道,君三在京城有多狂傲囂張,法律能管得到他頭上嗎?”

    “你這么說他還無法無天了是嗎?”蘇奚音拉著霍驍,眼底都是淚花:“老公,咱們還是去看看吧,笙笙那孩子還那么小!

    “你們怎么去?你們用什么名義過去?”霍詞繼續挑刺:“爸媽,我勸你們啊,就打消這個念頭吧,別想了,反正也不是咱們家的人!

    “這怎么就不是咱們家的人了?”蘇奚音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聽他這么一說,更難受了,兒子說的對,跟人家也沒有什么關系,怎么管人家,頓了片刻:“就算是個陌生人,他君老三管一個小姑娘喊媳婦兒,那也是他犯罪!”

    霍詞扯唇笑:“那你們現在過去,爸,你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君老三那個癟犢子,要不然他還真當京城是他一個人的,就得給他點顏色看看!

    霍驍指著他:“你不是挺能耐的嗎?你不是誰都不怕嗎?連個孩子你也看不住,還讓人給帶走了,沒用的玩意兒!”

    霍詞老老實實的順著他:“是,爸你說的對,我這當兒子的,怎么可能有你這當爹厲害!

    霍驍跟蘇奚音決定了,去看看去,問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君三還是不是個人了,還要不要臉,找了個這么小的姑娘。

    霍詞混不吝的,看著他們要走,還給他們支招:“你們總的找個理由吧,拿兩件衣服過去,就說你們去給她送衣服的!

    蘇奚音白了他一眼,就他餿主意多,那么多點子,怎么就沒把人給留住呢,也說什么信什么,能放心把笙笙交給一個陌生男人嗎?

    霍詞見人走了之后,眼底神色越發深邃,就算他爹媽去了,君時衍那邊,也不會放人的。

    他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要不然就是那臭丫頭給他下了迷魂水了,為什么就會那么擔心她被人欺負,被人欺騙呢!

    **

    凌笙沒想到,他現在竟然住在顧家,就連房子都跟她之前在顧家看到的一模一樣,驚呆了:“三爺,你怎么會住在這里?”

    “我在這里等你!本龝r衍笑看著她:“這里不是你最喜歡的地方嗎?還非要我建一棟你設計的房子!

    他們走遍了這個世界的每一個地方,這里是她最后選定要安家的地方,讓宋一妍算過風水,是整個華夏,風水最好的地方,藏風聚氣,真龍之地。

    “這個是我設計的房子?”凌笙看了一眼,指著自己:“我還有這個本事!”

    君時衍低低笑出聲來,給她緊了緊披在身上的外套,又拿自己的外套把她整個給裹了起來,嗯了一聲:“不要懷疑你自己,你會的事情多了!

    “比如呢?”凌笙偏著小腦袋,認真的看著他。

    “比如,你最大的本事……”君時衍頓了一下,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聲音性感撩人:“讓它只為你一個人跳動!

    凌笙心跳驀然加速,看著男人,嘟囔:“這算是什么最大的本事!”

    “當然是你的本事!本龝r衍驀然靠近,湊在她耳邊:“要不是當初你爬我家墻頭,我一眼就看到了你,或許我一輩子,就那么按照情節的安排,渾渾噩噩的活下去,直到死亡,消失!

    凌笙只覺的眼睛有些熱熱的,胸口漲漲的,笑笑的伸手戳他胸口:“那我豈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君時衍嗯了一聲,低低笑出聲來,捉住小姑娘的小手,無以慰相思,只能抱抱她,沉沉的喟嘆:“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又身無長物,只能以身相許!

    管家明叔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一對兒,欣慰的笑笑,三爺終于是等到了笙笙小姐啊,不過他來是有正事的:“三爺,笙笙小姐,霍先生霍太太來訪!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