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農家丑妻 > 章節目錄 第232章 是她(1更)
    牛車到了家門口停下,村長媳婦正好從屋內出來,看到張根還愣了一下。

    “岳母!

    張根喊的響亮。

    村長媳婦愛答不理的應了一聲。

    張根也不惱,笑呵呵的說魏蓮,“蓮兒,把給岳父岳母買的點心拿下來!

    魏蓮什么話也沒說,從牛車上下來,手中提著兩盒點心,走進院內,臉上擠出一抹笑,“娘!

    村長媳婦一看,這兩盒點心不便宜,有些替她心疼,“回自己家,還買什么點心!

    “當家的掙了錢了,我們手頭也寬裕了,買兩盒點心不算什么!

    “進屋吧!

    讓自己女兒進去,至于張根,連搭理也沒搭理。

    姑爺就是個白眼狼,自己和村長這些年對這個姑爺有多好,沒想到他為了幾百文錢,做出那樣的事,差點氣死村長。

    村長媳婦到現在還在生氣,哪還愿意搭理他。

    進了屋坐下,魏蓮便直入正題,“娘,我爹還在作坊那邊呢?”

    “可不是,這兩天賣紅薯的人突然多了起來,你爹忙的很,連午飯也顧不上回來吃!

    “他上次那樣做,爹生氣了吧?”

    張根一直沒有給她說這件事,直到昨日,收來的紅薯沒有賣出去,張根趕著牛車回家以后才說給她,讓她今天跟著過來。

    她心中雖然有氣,但這么多的紅薯,收來了賣不出去,糟蹋的也是自己的錢,她還是厚著臉皮跟著過來了。

    說起這事,村長媳婦就非常生氣,“豈止是生氣,你爹都要氣死了,你說說張根,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來?那可是活生生打你爹的臉面!

    做了這么多年的村長,走到哪兒都受人尊敬,沒想到在自己姑爺身上栽了臉面,這一口氣窩在心里,要不是有魏錢兩口每日來勸導,村長說不定真的氣倒了。

    魏蓮默了默,站起來,“我去找爹!

    “我陪你去!

    知道她為什么而來,村長媳婦雖然生氣,可還是向著女兒的。

    魏蓮沒有拒絕,娘倆一塊出了門。

    “岳母!

    張根還是舔著臉叫。

    村長媳婦生氣歸生氣,還是為女兒考慮,臉色緩和了一些,“我和蓮兒去作坊找你岳父,你在家等著!

    “哎!

    張根高興的應。

    看著兩人走遠,臉上的笑意收起來。

    周家村說不收紅薯就不收紅薯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不得已,他才拉著魏蓮過來。不過,只要今天他們收下了,明日他還來。

    一天掙不少的錢,面子算什么。

    村長正忙的不可開交,等自己媳婦和魏蓮到了跟前了,才看到。

    樂呵呵的,“蓮兒,怎么今天有空過來了?”

    魏蓮臉有些紅,“爹,家里收的紅薯還沒賣出去!

    她這話出,村長當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想到張根那日的所作所為,臉色立刻不好看了,可自己對魏蓮這個女兒有虧欠,深吸了一口氣,“在哪兒呢?”

    魏蓮急忙道,“在咱家里,您要是同意了,我讓張根把牛車趕過來!

    村長無奈的嘆了口氣,揮揮手,“去喊吧,讓他過來排隊!

    魏蓮應了一聲,快步回去回去喊張根。

    張根很快過來,老老實實的在人群后排隊。

    幾輛馬車從遠處而來,走到排隊的人群邊停下,霍南從第一輛馬車上下來。

    村長趕緊迎上去,熱情的招呼,“霍老板!

    霍南拱手,“村長,這過了一個年,您可是越來越精神了!

    村長哈哈笑,“霍老板,您比我精神!

    霍南也是一笑,幾輛馬車,“村長,這次我這幾輛馬車該裝滿了吧?”

    年前的粉條不夠賣,年后有許多人去他那里訂貨,霍南知道粉條還得晾曬,一時半會沒有那么多,這才等了這么多時日,準備這次過來一次多拉點。

    村長笑的合不攏嘴,“有,要多少有多少!

    霍南就愛聽這樣的話,“那就裝車吧!

    村長喊了過稱的人停下,先給霍南裝車,魏錢跟著進去作坊,村長則陪著霍南在外面說話。

    張根遠遠的看著,一包一包的粉條被扛出來,裝到馬車上,羨慕的不行,這么多的粉條得掙多少錢。

    “夏娘子呢?”

    霍南看了幾圈,沒看到夏曦的身影,問。

    “她在縣里,忙著快餐店的事!

    霍南由衷的佩服,“夏娘子真是個能干的!

    “誰說不是呢!

    ……

    馬車裝好,霍南付了錢,領著人走了。

    張根排到將近中午,才把紅薯賣掉,趕著牛車回了村長家。

    村長媳婦和魏蓮正在做飯,招呼他進去。

    張根也沒猶豫,厚著臉皮進去了。

    村長和魏錢回來吃午飯,看到他在,臉立刻拉下去了。

    “岳父!

    張根舔著笑臉賠不是,“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對,但我也只是想多賣幾個錢,回家讓媳婦孩子過上好日子,沒有別的想法,您老別跟我一般見識,別生氣了!

    魏蓮也在一邊陪著笑臉,“爹,您別生氣了,他以后再也不那么做了!

    “蓮兒說的對,我以后再也不給岳父您丟臉了,您看看,我明日是不是還過來賣紅薯?”

    村長即使有天大的脾氣,也沒法發出來,瞪他一眼,“老規矩,太小的和爛的,不好的不要!

    “我知道,我知道……”

    張根點頭哈腰,把放在桌上的兩盒點心提到村長面前,“這是我和蓮兒孝敬您的,您老嘗嘗!

    ……

    青云縣那邊,章寶很快得到了消息,

    “你說什么?我爹停止收紅薯了?”

    小廝點頭,“奴才是這么聽說的,據說是家里的銀錢有些周轉不開了,老爺暫時讓人停了!

    “周轉不開?”

    章寶不相信,章家有多么的家大業大,他這些時日,借著出去閑逛的由頭,打聽的一清二楚,怎么會周轉不開。

    小廝左右看了看,上前了一步,湊在他的耳邊,“聽說前些日子,有個婦人上門訂了兩萬匹的布,只交了五千兩的定金,結果染出來了,人卻沒有來拉貨,全都砸在了咱們自己手里,足足有二三十萬兩銀子呢!

    “有這等事!

    小廝點頭,“不會錯,我那日看染坊管事的匆匆的來,被老爺罵的狗血噴頭!

    章寶商量了一下,吩咐,“走,去染坊!

    小廝忙讓人備了轎,抬了去染坊。

    染房管事的眼見的瘦了一圈。

    管理染坊這么多年,他還從來沒有出過這么大的紕漏,坐在屋中唉聲嘆氣,很是沒有精神。

    章寶進來。

    管事的還以為是染坊的伙計,頭沒抬,有氣無力的問,“什么事?”

    “染坊出了什么事?”

    管事的猛然抬頭,驚的一下站起來,“少、少爺!

    章寶在凳子上坐下,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上,身體后靠,拿出少爺的做派,又問,“染坊出了何事?”

    “這……”

    章家規矩極嚴,生意上的事除了章老爺,任何人不得插手,有什么事也是管事的直接跟章老爺稟報,如今章老爺沒有發話,讓章寶繼承家業,管事的不敢告訴他。

    章寶抖了抖衣服,斜睨了他一眼,“怎么,我這個少爺問一下都不行?”

    管事的額頭上冒汗,但還是沒松口,“不是不行,而是沒有老爺的吩咐,染坊的事不能告訴任何人,還請少爺見諒!

    “我也不行?”

    管事的低頭,“是!

    章寶目光冷下去,就這么看著他。

    管事的垂著頭,額頭的汗珠越來越大,隨時都會滴落下來,但還是咬著牙,沒吭聲。

    “好吧!

    章寶站起來,沒再繼續為難他,“既然你不說,我回去問我爹!

    “老爺知道的比我清楚!

    管事的慌忙來了一句。

    章寶嗤笑,笑聲落在管事的耳朵里,他猛然醒悟自己說了什么錯話,老臉一片通紅。

    章寶不再理會他,徑直出了染坊,回了府內以后,去找章老爺。

    章老爺臉色不好看,白白損失了這么多的銀子,心疼是心疼,但更多的是憋悶,不知道是誰下的手,針對他們章家。

    章寶走進屋內,“爹!

    章老爺不悅的面色更加不好看了,“又要銀子?”

    “我那日要的那些,除了給我娘的,剩下的一兩還沒動呢!

    章老爺臉色緩和了些,“你娘養你不易,你要孝敬我也不攔著,但要適可而止,再大的家業也經不住折騰!

    “孩兒知道了!

    “找我什么事?”

    “我聽說咱家的染坊被人坑了?”

    章老爺目光銳利起來,“誰告訴你的?”

    章老爺早讓人把這個消息封鎖了起來,誰也不準泄露出去。不是為別的,主要是丟不起那人,玩了一輩子鷹最后被啄眼了,他這臉面上過不去。

    “爹,我沒別的意思,只想為您分擔一些!

    “坐吧!

    章寶坐下,“爹,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老爺把事情告訴他。

    章寶聽完,想了下,“其實這個也好辦,爹可以讓人把那女人的容貌畫下來,讓人循著口音,拿著畫像去找!

    章老爺眼睛一亮,他這幾天光顧著憋悶了,怎么沒想到這個方法,當即吩咐下去,“去,把管事的喊來,再去找個畫師來!

    畫師很快被找來,管事的也匆匆而來,根據他的描述,畫師把人畫了出來,管事的拿過來給他們看。

    章寶一眼就認出了是夏曦,驚呼,“是她!”

    ------題外話------

    十點見
一码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