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夢山海之史詩戰役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六章 絕情遺棄
    聽得紀靈兒言語,姬仇如釋重負,這處廟宇是幽云宗自南荒的聯絡地點,這只信鳥無疑是飛往幽云宗的,而幽云宗與鎮魂盟關系匪淺,收到消息一定會前來救助紀靈兒。

    之前數日自密林穿行,令姬仇筋疲力盡,而雨后潮濕,背后的傷勢越發嚴重,他當真走不動了。

    紀靈兒拿了信鴿兒,往房中尋找傳信筆墨,姬仇則強忍惡臭,將已經嚴重腐壞的尸體挪到遠處,隨后幾日他和紀靈兒需要住在此處,惡臭熏天,如何待得住。

    待姬仇將尸體挪走,紀靈兒已經寫好求救書信并放飛了信鴿兒,廟里有口水井,姬仇忍痛打水,二人各自清潔,梳洗干凈。

    東廂是那三個負責傳遞消息之人的住處,逆血衛士雖然殺掉了他們,卻沒有翻動房中的東西,姬仇自房中找到了各種療傷藥物,二人內服外敷,終于緩過氣來。

    之前數日一直自野外艱難行進,此番終于得了遮風避雨的房舍,姬仇心頭一松,亦不是昏睡還是暈厥,臥床之后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之間,姬仇隱約聽到了高亢的鳥叫聲,隨后又聽到了有人在高聲呼喊,由于傷勢太重,神識混沌,只聽到有人在喊話,卻不知對方在說什么。

    再過片刻,好像有人自房中走動,想要起身查看,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要睜眼,卻也只是一閃念,隨后再度失去了意識。

    姬仇的傷勢比他自己預想的要嚴重,之前全靠意念硬撐,此番放松下來,直接散架了,隱隱約約的感覺有人在扶起了自己,好像在往自己嘴里灌東西,但灌的什么不知道,是水是藥也不知道,此時的他連味覺都失去了。

    渾渾噩噩之間,貌似聽到有人在交談,有男有女,至于說的什么則完全不知道,有多少人也不曉得。

    發燒,長時間的發燒,嚴重的發燒,燒的喉嚨著火,口干舌燥,想要起身喝水,卻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不知過來多久,姬仇終于在極度的干渴之下睜開了眼睛,房中一片昏暗,應該是個夜晚。周圍死寂一片,毫無聲響。

    嚴重的高燒令姬仇渾身的關節劇烈疼痛,想要起身卻無力抬手,萬般無奈之下只得努力自干渴的喉嚨擠出細微聲響,但周圍卻無人回應。

    待得適應了昏暗,姬仇看清了周圍的景物,他還躺臥在東廂的床榻上,但原本躺在相鄰床榻上的紀靈兒已經不見了。

    心中焦急,強忍周身劇痛掙扎起身,眼見床頭放有水碗,便顫手端起,湊到唇邊,仰頭喝了。。

    他此時五臟六腑如遭烈火焚燒,一碗水杯水車薪,眼見桌上還有水罐,便艱難下地,踉蹌挪移,走到桌旁捧起水罐,鯨吞猛灌。

    涼水入腹,灼熱難受略有緩解,低頭發現桌上好像放著一張信箋,便拿起火折點了油燈,大口喘息的同時低頭看閱。

    這的確是一封信,信是紀靈兒寫給他的,只道飛禽載不得太多人,她先前回返,明日會再遣飛禽前來接他。

    看過信箋,姬仇方才知道紀靈兒已經被鎮魂盟給接走了,再回憶,終于想起之前高燒之時好像有人來過。

    姬仇放下信箋,重新走向床榻,由于太過虛弱,沒走幾步就蹌踉撲倒,撲倒之后他也沒有嘗試起身,他此時已是山窮水盡,精疲力竭,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昏睡許久,終于幽幽醒轉,房中有了光亮,天已經亮了。

    地面濕寒,趴伏昏睡加重了他的傷勢,不但高燒不退,關節劇痛,還開始劇烈咳嗽。

    好不容易爬回床榻,又是一身冷汗,隨之再度昏厥。

    不知過了多久,姬仇又醒了,他是被咳醒的,他背上有傷,不得躺臥,而趴臥壓迫胸腹,氣息不暢,劇烈咳嗽。

    此時已是夜間,姬仇已經無力站起,勉力下地,爬向桌子,想要夠拿水罐,卻不得觸及。

    第二日,紀靈兒不曾來到。

    第三日,也無人前來……
一码中特规律